网站首页 > 圣安娜娱乐官网 > 第19章:归元传承

这不,就有人不着痕迹的给凤家上眼药了。

“殿下,此事我们怎么处理?”同个副将看向秦寂言,等他拿主意。

“咳咳……”这话火药味好重呀!

这么大人,就不能成熟一点吗?长生门的老怪物早就到了该死的年纪,这些年一直靠吸收肉灵芝的药效才能活下来。现在肉灵芝被毁了,没有源源不绝的养份供给他们,他们的肉体就如同那些被秦寂言砍下来的触手,迅速萎缩、枯萎。

“小子什么意思?”四个老怪物虽然“遗世独居”了上百年,可脑子并没有蠢,秦寂言一开口,他们就知道被耍了。

没有接下来的事,秦云楚就不会吓得不行,更不会留连青楼,以至染上脏病。

可是,消息有那么容易传出去吗?

“皇爷爷,顾千城去江南前曾与我约定,到了江南会第一时间将江南的情况报给我知晓,算算时间顾千城早就到了江南,可却什么消息也没有传回来,我怀疑她被人控制了。”

顾千城的命令他们又不敢不听。他们已经惹得殿下不满,要是再让顾姑娘不高兴,殿下要处罚他们时,谁给他们求情呀?

顾夫人嫁出去的妹妹,夫人嚷着要休妻,郑家几个孙女原本订了婚,可因为顾郑氏的事全被退了婚。

至于五年后?只要她自己不作死,他不介意保她一命,左右是养一个废人,他养的起。

二夫人不知,这件事别说老太爷怕丢脸,不会大张旗鼓的查,就是顾夫人,她们的大嫂也不敢往深里查。

之前,她拿嫁妆作价,让顾国公直接付八十万两银子,给她娘点长明灯,现在赵王府把嫁妆退了回来,顾国公把公中的部分拿走,剩下的全部丢给了顾千城,让顾千城自行处理。

六个暗卫上前,看了一眼柱子的高度,默默的退下。他们身上有伤,不对……就算他们身上没有伤,在无法借力的情况下,这个高度也够呛。

凭空踏步,衣袍飞舞,风姿卓绝,步履潇洒,哪里还能找到滑落下来的狼狈。

虽然秦寂言不认为季诺知情,不过子车把人带来了,秦寂言还是见了季诺一面。

“皇上,有我季家帮忙,你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攻下西胡,大大减少伤亡,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季诺慌乱过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一脸平静的看着秦寂言,等他的答案。

没有皇帝的宣诏,顾千城也不会犯傻的进宫。后宫现在正乱着呢,她是傻了才会主动跳进那潭浑水里。

为什么?为什么不对她下手?、

当然,封大人这么能干下,原本的事也不必放心,顺带做一下就好了。

送信的来使不卑不亢的道:“太后娘娘言重了,秦王殿下要是欺北齐无人,就不会提前写信告知。要说欺人,你们北齐更甚一筹,此次我除了带来国书外,还将贵国骑兵的尸首带来了。秦王殿下让我转告贵国皇帝一声,大秦的国土欢迎北齐人,但怎么进由秦王殿下说了算。”

秦寂言坐在马车里,连撩起车帘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在他眼中,外面的局势远没有面前这盘棋局来的重要,因为……秦寂言把顾千城送到树林,便立刻折回火焰要生长的地方。

二是寻几个大粮商的错,直接灭了他们,然后将财产、粮食充公。

因圣后每月需服一剂紫河车,因此岛上从来不缺孕妇,少女也没少见孕妇,可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个妇人像顾千城那般强大。

凤于谦刚缓过来的脸色,又一次变得铁青,想也不想就挥退少女,冲进屋内。

虽然波折重重,可在众人齐心协力下,登基大典依旧顺利完成,而现在秦寂言才是大秦名正言顺的皇帝,太上皇想要废了他,也得费一番功夫才行。

而他的亲生母亲,就那么活活烧死在他面前。

御林军统领摇了摇头:这样的一个人,被拘在皇城真正是浪费人才。

时间悄然流逝,顾千城双眼微闭,好似入定一般。要不是人就在旁边,暗卫都要怀疑顾千城没有来。

安统此时正在不远处,见到天牢有异动,立刻带着重兵赶来。皇宫禁卫见天牢方向异常,也立刻带人赶了过来,虽然相隔甚远,但要堵住从天牢出去的人,却不是不可以。

“是。”暗卫示意亲兵留下来保护顾千城,他们负责解决忍者。

棋局上黑子强势,一路势如破竹,也正代表秦寂言此时的情况。白子被逼退守,说得就是太上皇,至于太上皇是不是如棋局所表现的那般坚稳,那就不好说了。

“给封大人换茶。”秦寂言抬手落子,脸上仍旧是轻松之色。

“啊……好浪费呀。”顾千城心疼的快哭了。

声音极轻,可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威严。蜘蛛女叶霜立刻后退,不敢有片刻的迟疑。

即使是被子车特训过,顾千城也不认为凭她的体力,可以安全地爬上去。

秦寂言这十几天,疯似的在水、陆两地寻人,各地官府都尽全力配合。这段日子水师来来往往,道上的人都被吓得不敢出来。

“皇,皇上,这人是皇上?老大……我们,我们怎么办?”原本要乘船离去的土匪,因秦寂言这句话,全部立在船上,哪怕大火逼近,烤得他们全身发红,也没有动一下。

秦寂言知道,皇后会出手更多的为了她自己,因为皇后绝对没有办法接受,以后要靠讨好顾贵好过活,可秦寂言仍旧很满意。

“留一个活口。”秦寂言不用想也知道,这必是他几位皇叔的手笔,只是具体是哪位,却是不好说。

暗卫还没有应是,就听到“山匪”狂妄的道:“好大的口气,来我们的地盘还想敢大言不惭的要活口,你以为你是谁?真当我们血风寨是吃素的?”

做的就是查案的活,捕快们很清楚如何证明自己,也清楚要如何监督对方。六扇门的捕快,从来不会单独行动,他们根本不可能背着他人,将消息往外传,除非这里面有两个以上的奸细,互相打掩护。

站在殿内的太监和宫女,就像是聋了一样,不对他们本身就是聋的,他们根本听不到太上皇的命令,至于看?

顾老太爷看了太上皇一眼,见太上皇没有异议,顾老太爷这才颤抖的爬起来,只是他自己都站不稳,要怎么去扶封老爷子?

不管封老爷子是真晕还是假晕,这个时候都必须是真晕!

顾千城想要杀了这个男人,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其他人见状,有样学样,一个个呸了赵王一句,这才离去。

但是……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时,顾千城就醒了,麻利的下树,发现底下四俱尸体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顾千城很淡定地绕过,然后顺着昨天的痕迹往回走……

顾千城脸色发白的冲进废墟,慌忙地大喊,到处的寻找,可嗓子都喊哑了,却没有一个人应她……

她为什么要救风遥?

既然人家不帮,顾千城不会厚着脸皮一求再求,秦寂言的确没有帮她的义务,她再说也没有意思。

顾千城知道,自己用这种诡异的手法,将这马安抚下来,定会引起众人的怀疑,可她此时没有别的选择,秦寂言不送她回去,她就得自己回去,骑马是最好的选择。

围观的人,见二两银子这么好赚,一个个后悔不迭,可已经没有机会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两银子,被别人赚走。

那群西胡大汉,并不是她引来的,可她仍旧自责,过不了心中那个坎。

秦寂言无法理解顾千城的自责与愧疚,在他看来,那五个下人为顾千城而死,是他们的荣耀,他们死得其所……

当然,这话秦寂言并不会说,他只是安抚道:“这件事你不必往心里去,本王会厚葬他们,也会善待他们的家人。”

就这么一抱,她发现秦殿下居然——有反应了。

“撤离?他倒是聪明。”秦寂言冷笑一声。

“怎能不顾忌你。”要是不顾忌顾千城,他在了解江南的情况后,就不会贸然潜入,而是会等,等凤于谦带兵过来。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必然不会放过顾千城和秦寂言。

这忠心蛊被种下,这一辈子就只能忠于长生门,永远不可以背叛。

她能在长生门拥有那么高的地位,能骗得过景炎,能在秦寂言手里活下来,足已看出她有多么不简单。

锦衣卫首领略一顿才道:“顾姑娘只是意外发现此事。如果真要说原因,也许和五皇子、贵妃娘娘有关。”

景炎桃花眼一挑:“你在为封似锦的事烦心?”

五皇子这人怎么说呢?志大才疏,明明什么都不懂,可又喜欢胡乱插手,瞎指挥,好权势,刚愎自用。今天一个命令,明天一个想法,还要旁人必须执行。

景炎约顾千城出来,也就是碰个面,聊聊近况,见顾千城没有心情聊天,景炎也不勉强顾千城,说了两句便寻了个理由分开。

“朕打你怎么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办的什么事。大年初一朕取消所有的宴会,留在宫里陪你,可你呢?居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跑了,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朕?”一想到自己满怀期待回来,只看到空无一人的宫殿,秦寂言就气不打一处来。

顾千城刚出生就死了母亲,她亲爹不到一个月就娶了继室,满府上下都围着新夫人转,根本没有人看到刚出生的顾千城。

“快,杀了他,杀了他。”几个武将大喊,将秦寂言团团护在中间,最里层的禁卫则举刀,朝土丘刺去,可是……

他身边的人用命保护他本就是应该的事,这个太监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身为帝王有必要因此而感动吗?

风遥死了,风遥手底下的心腹绝不会和风遥一样,投诚大秦,忠于大秦!说起来,这一次顾千城还真得错怪了老太爷,老太爷不是不欢迎她回来,也不是不派人迎她,而是……

老太爷忧心忡忡,可他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脑子也不像之前那般清明,怕自己做出错误的决定,便将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招来,打算问问两个儿子有什么法子。

“精兵,够了。”暗卫言简意赅,收起令牌后就如同一个桩子站在原地,只等将领点齐兵马。

没了放哨的人,自然没有人发现精兵的踪迹。直到精兵抵达狼山上,猪头六等人也没有收到消息。

秦殿下的回答是:“本王的手要忙着杀人,抽不出空来,只得委屈千城了。”

他以后一定会乖乖听顾千城的话,绝不让千城有机会踹他!

言倾还好说,有救命之恩在,封似锦还会收敛吗?

“明日,攻城!”心情不好的秦殿下,自然是要拿赵王出气。

秦寂言默默地看着,看顾千城喝得香甜,可他却觉得牙酸,等到顾千城喝完,秦寂言忙接过杯子放到桌上,一脸严肃的道:“这些冰冷的东西伤胃,要少喝。”

“二十岁?还要三年?那个时候本王都二十五了?”秦寂言听到顾千城的解释,心下稍安,可想到三年后才能有孩子,不免有几分失落。

秦寂言看顾千城一脸紧张的样子,强忍着笑意,故作严肃道:“算了……看在未出世的孩子份上,本宫勉强原谅你一次。”

顾承意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根本没有轻重,扑向顾千城的时候,用力太过,撞得顾千城差点摔倒,幸亏顾千城反应灵敏,扶住桌子才没有摔倒。

而这些东西,江南都能给他。

景炎笑得十分好看,上下打量了顾千城一眼,皱眉道:“怎么瘦了?”他养了一个月,怎么还把人养瘦了呢?

马车外,跪在地上的武毅闪过一抹懊悔,可很快就收起来了,“武毅辜负顾姑娘的信任,请顾姑娘处罚。”后悔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

秦寂言却无视众臣的恳求,一脸厉色道:“叫圣上也无用,今日朕必要……”

顾夫人挑衅地看向顾千城:嚣张得意又如何,后院是她的天下,她就是把黑的说成白的,也没有会多说一个字。

“做得很好。”秦寂言赞赏的点头,又问道:“有多少人看到钦差进城?”

京城各大街小巷人来人往,小贩不断的呦呵,端得是热闹非凡,一派繁荣昌盛。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会忍不住叹一句:大秦百姓过得真好。

皇上喜欢有能力的人,他们能光明正大的和皇上斗,本身也就是能力的一种。而且,朝堂上也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如果所有人都像封首辅那样,唯皇上的命令是从,那么大秦的江山就危险了。

杀手,死士!

秦寂言带的人确实骁勇善战,实力也强,可对方派来的杀手一波接一波,他们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早晚有一天会被对方的车轮战累死。

里面是双人份的肉汤,现在还是温热,一打开香气扑鼻而来,引得人饥肠辘辘。

至于他和千城?

大船四周都是火,整个就像是火球,船体一点一点往下没,火苗逼近,景炎能容身的置越来越小,好在他此刻已经调息后,小腿的伤不会影响他的离开。

顾千城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她只是陪着顾承欢,任承欢哭出来、抱怨出来,直到他哭够了,说够了,才将打湿的帕子递给他,“擦擦脸。然后好好睡一觉,其他的事不要想,有姐姐在。”

“哪有,我很认真的。”顾千城立刻收起脸上的笑,故作正经的看着秦寂言,脸上就差没写上“看我认真的样子”。

顾千城给承欢盖上被子,轻轻地退了出去,让人把大管家找来。

“大管家,派人去军中查清楚,我要知道承欢的腿是怎么伤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伤了她弟弟,她都要对方付出代价。

“嗯,嗯。”顾千城连连点头,同时暗暗告诫自己,别再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