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网址 > 第7章:鸡皮鹤发

“是,师伯祖!”一身灰衣的精瘦汉子恭敬道。

归元宗,在扬州境内所有城池都有据点。

滕青山听了却摇头:“师傅,我不需要‘紫冰心’,我想服用那朱果!”

滕青山取出一份叠着的厚皮纸张,诸葛元洪接过后,完全展开铺在了书房地面上。这蛮荒地图完全展开,长近四尺(一米),宽近两尺(半米),上面详细地画了很多地点。不过,这幅地图只是介绍蛮荒部分区域罢了。

“嗯,休息一下,明早出发!”滕青山又盘膝静修,心跳减缓到极微弱地步,生命特征降低到极限。第十章 刀客

前世今生,刻意想要忘却,可那一份生死爱念,怎么那么容易就能割舍?滕青山默默看着远处少女背影,眼神有着奇特的光彩。

“宗主,看臧锋这孩子,锋芒毕『露』,即使上万武者盯着他,他的眼神都没有一丝彷徨,站在擂台上,就好似一柄利刀。心志如此坚定,单单这份心『性』,年轻人中就很难得啊。比我上次看他和冀鸿比武,要好上许多。”那花白头发的执法长老说道。

“不喜欢。”滕青山摇头。

“你们可知道,王卿兰师叔,她在哪里教导弟子?”滕青山询问道。

雅园!

这些,就足以让人看不惯滕青雨了。

滕青山摇摇头,起身,将秘籍放入怀中,“先去吃完饭。那三位前辈,最慢的一人,也是花费三天才成。嗯,晚上继续修炼。”

“是,哥。”青雨欢喜应道。

力道瞬间传递到双手,双臂肌肉虬结,撑裂了袖子,『露』出强劲有力隐隐有着一丝暗红『色』的有力双臂!

“吼~~~”愤怒的赤鳞兽咆哮起来,它真的怒了!它已然蜕变,竟然对付不了一个人类。疯狂的赤鳞兽,宛如一个移动的钢铁堡垒朝滕青山一次次冲击,那两只前爪的八根爪刃,就是神兵!

关绿一窒。

“呼!”滕青山起身,拔出了『插』在身侧地面上的轮回枪。

如影随行枪法,生生不息,连绵不绝。一旦被枪法盯上,将难以逃脱。

咻!

十八万斤巨力!外加《莽牛大力诀》第九层内劲爆发六万斤巨力!

“嗯?”关绿环顾周围,根本看不到一个人,一时间,不知道往哪追。

那光头壮汉措手不及下,被震得双脚离地,往后飞抛。而滕青山仅仅退了一步。其实以滕青山实力,连一步都无需退,只是,伪装还是要的。滕青山避让开另一名高手的一剑,手中长枪就是朝那光头大汉一送——

“嗯,逍遥宫白长老都死了,那善水宗戚艳,也被赤鳞兽给吃掉了!咱们徐阳郡的李老先生也掉进岩浆湖死了,青湖岛的‘生死刀’杜九,也死了……死的绝顶高手,一双手都数不过来啊。”

没有!

“好惊人的温度!”滕青山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岩浆湖大部分区域,都是表面金黄『色』岩浆。只有最核心,才是刺眼的白『色』岩浆。很明显,白『色』岩浆温度达到不可思议地步。不过,就是那金黄『色』的岩浆,里层温度估计更高!”

凡是里层的各方人马都同意下达命令,命令麾下部分人员专门应付外围,防止外围有人朝里面冲。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正是雷神刀‘吴越’!

“那石头烫成那样,普通的皮革靴子一上去就着火烧掉,得靠咱们黑甲军的战靴啊。”冀鸿笑着说道,黑甲军高手有统一的重甲装备,不单单身上,连脚上、脖子、头上都有装备。

“咱们进来这条洞『穴』,靠近山脚。而那深潭通道,还远在火焰山西边。咱们来的快啊。”冀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好了,我们占据四丈宽的地方就行了。其他人往后坐,坐不下,就进入隧道坐下休息。”

“嗯。”滕青山看着远处,穿着白袍的一群人。

“呼~~~”

“师伯祖!”关绿低声道。

滕青山他们已经看清楚远处厮杀的场景。

乌岱心中狂喜。

岩浆缓缓流动着,炽热的气流朝四周冲击着。

古世友擦拭了额头的汗水:“师祖、师伯,咱们先回去吧。”

又转了一个弯,滕青山他们便到了一块很是空旷的区域,原本的岩浆流河道,也变成了‘岩浆湖’,足有十数丈宽的近似于圆形岩浆湖,这岩浆湖边缘的岩浆,都是泛着橙『色』,越是靠近湖中央,就慢慢朝金黄『色』变化,特别是在最中央区域,竟然是刺眼的白『色』!

乍一看,这黑『色』果实很普通,不起眼。

一丈多厚,足以容一人通过的通道,被滕青山一脚踹开。

“嗯?”滕青山手持轮回枪,正看着两边的岔道,“一丝动静没有……”

当初滕青山面对碧寒潭蛟龙,也是一脚踹开,才能逃命。

“都统,咱们不追?”杜洪有些焦急道。

“裂缝?”

说着指向旁边不远处,那的确扣着粗壮的藤曼。

这一路下滑,滕青山也发现,这裂缝深处愈加的黑暗:“即使以我的视力,也最多勉强看五六米距离!如果是一般一流武者,怕只能看到自己的双手吧。”滕青山也感到一股硫磺的炽热气息扑面而来。

滕青山也发现,温度越加的热。

即使离的远些,在这地底区域一般都有六十度左右,如此高温,出汗当然快。幸亏都是厉害武者,如果是普通人,热的晕过去都很正常。

“有说话声音?”

来到火焰山已经一个月零三天了,上万名武者齐聚在山脚下,令这火焰山山脚下满是帐篷,一束束火把,不计其数。此刻滕青山、关绿、冀鸿三人在帐篷里,商议着。

蜕变的赤鳞兽,鳞甲连先天强者也难攻破。

古世友站在原地,手中黑『色』长枪一瞬间化为数十道黑『色』幻影,每一道枪影都挡掉一条棍影。

他们二人,一人是归元宗黑甲军统领,一人是铁衣门长老,年龄相当。这人老了,反而会有小孩心『性』,‘老小孩’‘老小孩’,这个说法并非没道理。二人谁也不服谁,论实力,二人相差无几。

轰!

上千名武者中,有一位银发灰袍老者,目光似毒蛇,盯着滕青山:“这股意境……上次魏巫崖那老家伙追杀我,意境就和这一招很接近!这个年轻人这一招意境虽然还很模糊,不如魏巫崖,可是,他才十七岁!是杀了他,让归元宗没了这个天才,还是把他夺过来,当我的弟子?”第五十八章 融合

“谢滕都统,手下留情。”司马峰一拱手,随即在门人搀扶下离去。

单单滕青山暴『露』的实力,就令燕铁感到头疼了。

青州第一宗派‘逍遥宫’也有过百人的队伍赶到,大量的或是出名,或是不出名的武者们也接连赶到,一个月时间,火焰山周围聚集的武者数量,已经突破一万。而每天晚上武者们都回到山脚下。

“玩我们?”三名武者脸『色』一沉,其中一个喝道,“兄弟们,教训教训这个残——”

滕青山、冀鸿到的时候,便是看到的这一幕。

“秦狼兄。”段侯嬉笑着道,“这几天你可千万别离开这火焰山一带啊,你看着,黑火灵果、黑火灵根、赤鳞兽,这三个玩意,会令很多很多的武者赶过来的。这里啊,会前所未有的热闹!”

在宽敞大厅里,八十多号人齐聚一堂,冀鸿统领高坐主位,在他的左右两侧,分别坐着关绿统领和滕青山。

“师伯祖!”那关绿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很冷,脸上表情也没变化,“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青山兄弟,我让你在这多玩几天,你急着回去干什么呢?”朱崇石无奈说道,“难道是我这个做兄弟的,有什么地方招待不周的?”

云来客栈的小二,还有一些过路歇息的商人、武者,看到这训练有素的骑兵队伍,都有些惊讶。这全身连马匹都罩着重甲,奔腾速度还能这么快,行动一致,这样的骑兵队伍绝非一般家族所能培养出来。

“咦,客官消息真灵通。”那小二惊讶道,“那大金庄一个多月前,开始有族人无缘无故没了,一开始每天消失一个人。后来每天两个人没了。前两天开始,每天三个人凭空没了!客官,你能猜到,是啥原因不?”

凭空一个族人没了。

滕青山未曾使用《天涯行》,而是靠肌肉力量爆发。

……

“徐阳郡那边也说了,现在正在盛传,滕青山重伤孟田,令孟田断掉一手臂,并一路追杀,可没说杀死!”诸葛元洪说道。

铁衣门?

段侯,随意躺在屋顶上,翘着二郎腿,晃悠着。

滕青山站在悬崖边上,看着下方深不可测的峡谷,冷笑一声也同样跳下,不过跳下的同时,滕青山每次下降数十米,都用手掌抓那些凸出的山石进行减速,片刻,滕青山便到了峡谷底部。

滕青山低头一看,这是一个看起来才六七岁的孩童。

三丈多高?那可就是两三层楼高的庞然大物,而且先天强者都难破其鳞甲,口吐融金化铁的火焰?这的确是可怕的妖兽。

滕青山心中一动。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