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绝无仅有
作者: 限定热可可章节字数:68876万

bsp; “你不想去展销会了?不想看到宝瑞大放异彩的时刻?除了我,没人帮得了你,所以,你还是继续取悦我,继续喝点牛奶豆浆之类的吧。”

某男嘴角抽了抽,感觉这话不对味儿啊,脸色一僵:“你们,怎么说话呢!”

容析元在医院守着尤歌等她醒来,直到晚上,郑皓月来了。

“呵呵……你是副董,开个会,那是最正常不过了,我只是听说会议的内容似乎涉及到我的个人**,所以就来看看大家是不是对我的**很感兴趣。其实我这个人也很好说话,想要了解我的**,太简单了。”容析元岑冷的表情蕴含着一股威严的气势,别看他语气平淡,可谁都知道这位主,岂是“很好说话”的人?

屏幕中,郑皓月一身正装,端坐在办公桌,表情严肃地说:“各位,虽然我没有出席会议,但有些话,还是要借由这个视频向大家交代一下。关于我和容析元,我们之间的婚约是解除了,可这仅仅是私人问题,我们私下仍然是好朋友,在公事上更不会有任何影响,我们将会继续齐心协力为公司,不会因婚约的事妨碍我们在公事中的默契,希望各位可以放心地继续信任目前宝瑞的管理层,宝瑞只会越来越好,会为股东们带来更大的利益和发展,但这些都离不开我与容析元紧密的配合,缺一不可。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祝大家有个愉快的周末。”

vip候机室的环境清静优,容析元安静地坐着,在看今天的报纸。

赫枫那两条略显细长的眉毛动了动,轻佻地用手指刮了一下美女店长的下巴,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看到你今天穿的裙子这么xing感,当然是喜事,对男人来说是福利。”

“混蛋!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我昨晚进你书房根本不是为了偷看件,我只是想找以前我们一起拍的照片!”尤歌一阵低吼,粉腮胀鼓鼓的,声音还不小。

但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打电话就无意中听到了翎姐和尤歌在通话,听到了尤歌的声音好大,吼那么大声,而翎姐却始终没有生气,耐心地解释。

但是,当尤歌无意间抬头望到某处时,她的脸色微微一变……那是主宅楼上的卧室,是翎姐在的那一间!就在刚刚,她看到阳台上一个瘦瘦的身影闪过,但她可以肯定那是翎姐!

“大叔,你要带我去哪里?”尤歌醒了,她先前就听到了容析元和郑皓月的对话。

郑皓月简单询问了一下刚才的事,店长和詹琦都添油加醋地说了,听起来就是尤歌和龙晓晓的不对。

平时尤歌和孩子也都住这个房间,方便随时留意容析元的情况,两个孩子都习惯了在容析元身边玩耍,时不时还会蜷缩在这个不会动的人身边安静乖巧地入睡。

一直在冷眼旁观的容析元,此刻也是冷笑着说:“权威机构鉴定的结果会是假的么?如果连这也不可信,那么你那个所谓的侄子用肉眼得出的结论凭什么又可信?”

赫枫没好气地哼哼:“一小时之前我知道他下飞机正往这里赶,可能一会儿就到了。”

赫枫啥也不干了,连生意都暂时不过问,就在这里守着,逗两个孩子玩儿,顺便为他兄弟瞅着许炎,免得这家伙跟尤歌太亲热……赫枫就是这么想的。

这隐情,容析元早就知晓,只不过他不会当面揭穿唐副市长,他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黑虎这话是说到点子上了,也正是容析元和许炎都感到头疼的问题。到底是赌王的地盘太松懈还是幕后之人太神通广大?

不管这个男人多么可恶,尤歌都没想过要伤害他,现在被她撞了一下就晕过去,这太令人惊悚了,尤歌心头难免慌乱。

容析元的脸蹭在尤歌胸前,她看不到他邪恶的笑……“真香真软,好舒服……”

“哟,傻子也会发脾气啊?”乔馨在一旁冷嘲热讽。

“……你”许炎心塞,顿时对技术宅的印象又加深了……

佟槿抬眸望望她,但随即又摇摇头:“不行,我朋友他们还没上来,我现在下去的话,狗狗没人照看。”

容析元正烦着呢,冷着脸出去看。

“咳咳……你们不必这么深情地看着我,其实都很想朝我脸上招呼吧?呵呵……我说今晚不宜行动,当然是有道理的。”许炎扬起的嘴角噙着一抹熟悉的浅笑,略带得意。

这一晚,几个人在房间里商量到了半夜才散去,各自休息了,一切只等天亮之后再见分晓,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招棋走得妙不妙了。

现在,虽然是醒了,但整个人也因为没休息好而显得有点无精打采的,躺在chuang上,仰望着天花板,暗淡的眼神里含着浅浅的悲伤。

时间这么一天一天过去,尤歌那边毫无音讯,没有动静,难道说,他会料错?难道他想得太天真了?

容析元故意严肃地说:“别骄傲,以后需要再接再励。”

尤歌讪讪地笑了笑:“那个……可是我都已经跟许炎说好了租游艇的事,临时又变卦,不太好吧。”

这么吃下去,尤歌的脸蛋都有些变化了,略显圆润,并且这体重还有增加的趋势。

但有件很奇怪的事情是,何碧翎直到现在还没被容析元赶出去。难道他还对她有什么留恋吗?这个女人,他看不懂了,还敢留在身边?

蓦地,佟槿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元哥,还真有一件事,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我记得你带着翎姐从m国

其实容析元刚刚是从馋馋和另一只狗狗身上得到了启发,他看到佟槿抱错了,真正的馋馋是后来被抱起来那只,因为两只狗狗长得一模一样……

车子里,大家都很激奋,因为救出了容析元,唐虞梅也受伤,得到了一点惩罚,大快人心。

尤歌考虑自己是不是该熬点红糖姜水喝?可现在痛起来,不想动啊,叫佣人吗?

佟槿听翎姐这口气有点惆怅,他眼珠子一转,适时岔开话题:“翎姐,我好像记得以前你在孤儿院的时候最爱唱歌了,有时候我睡不着,你还会唱摇篮曲给我听,直到现在我都还很怀念……翎姐,现在能不能唱首歌来听啊?嘿嘿,我期待已久啦。”

翎姐趁这时间,拿出手机,搜索到了一首摇篮曲,正在听呢。

“怎么,觉得你老公长得还行?”容析元忽地来了这么一句,嘴角噙着一丝暧昧的玩味。

尤歌在短暂的怔忡后,立刻回过神来,罗永昌的手已经紧紧握住了她:“尤小姐,泰华酒店以后就拜托贵公司了。”

“璇宝贝,好多天不见了,有没有想我啊?”

“谢谢。如果不是你和尤歌他们一直不懈努力,我就没这么快摆脱唐虞梅。我最开始醒来的第一天,她别墅里就多了四个保镖,不过后来自从她派来监视的人拍到你和尤歌假装接吻的照片,她就将别墅里的保镖撤去了一半。更利于之后尤

没有人刻意刁难,尤歌就会轻松很多。随着对工作的熟悉,尤歌的表现越来越好,这是连店长都不得不承认的。

“容析元你混蛋!”尤歌抓起抱枕冲他扔过去,但他总是能轻易躲开。

香香缩了缩脑袋,知道主人不是真的凶它,它更加肆无忌惮了,干脆趴在箱子旁边耍赖,一只爪子抓着箱子的边缘,嘴里汪汪叫个不停,那小眼神儿简直太无辜了,谁见了都不忍心啊。

容析元没在家,尤歌也不打算问。既然他都能不闻不问,她又何必记挂?现在最要紧的是她必须去香港,顺利进入会场。

“嗯嗯……”尤歌鼓着腮,嘴里不停咀嚼,拿起咖啡喝上一口,俏丽的脸颊露出陶醉的表情。

尤歌彻底被激怒了!情急之下也不解释,气呼呼地咬牙,张嘴,对着他的肩膀咬下去!

“晓晓,原谅我当初没跟你说一声就走了,来不及说……”

容析元想冲上去抱着尤歌,可又在看到她的眼神时停下了脚步。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霸道的总裁了,他现在更多的会去考虑尤歌的感受。

那双眼……真的很像是尤歌!

如今的她,再也不会感到眼前有迷雾,一切的迷障与*,都会在她清醒的头脑下荡然无存。

郑皓月今天吃在外边吃了饭才回家来的,洗完澡,穿着睡袍下楼,还不忘将门关好,免得那只狗又跑进她房间了。

容析元手里正拿着肉干喂狗,闻言,抬眸望去,微微蹙着眉头:“什么事?”

。可容析元在抬眸间,却见到了另一个人……一个男人。

他的视线停留在餐厅,那里坐着一个女人,头上浅寸的毛发,瘦弱的背影……这是翎姐。

“析元,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是不是公事太忙了?佟槿他可不可以帮你分担一些呢?”翎姐那双湖水般湛蓝的眼睛里充满了关爱。

这货,真不是一般的腹黑。他为了让尤歌服软,真能做到限制尤歌出境,不过许炎也是神通广大,为尤歌办好了通行证。这事也可以作罢,容析元并非真不要尤歌来展会……可刚才许炎又来了,牵着尤歌走,看上去就跟一对情侣似的,容析元这才是怒了,甚至会想到是不是尤歌早跟许炎约好了的?

“啧啧……你这一身的名牌,跟上次看到的又不同了,你是土豪么?”尤歌调皮地吐吐舌头,表示很惊讶。

“香香!”尤歌喜出望外,弯腰将香香抱起来,可同时她也哭了,激动得难以复加。

“你……”霍骏琰有点气恼,自己喜欢的人想要给他做媒,这滋味真是不好受。

这俩爷孙总算是有了一个值得欣喜的开端了,一声呼唤就能拉近彼此的距离,但似乎还都有点不好意思。

尤歌将他抱得更紧了,心疼这个男人啊,可她应该怎么做,才能缝合他的伤?

张护士闻言,愣了愣,耳根还隐约泛红,笑着说:“许炎是大家公认的钻石王老五,喜欢他的女同事太多了……”

可这一看又没人了,难道是他的错觉?

车里,尤歌被扔在了后座,两手被捆,惊恐地蹬着双腿,却是没有哭闹。神奇的,她的脑子在这时很清醒地意识到……遇到坏人了!哭也没用!

他一直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抽烟,淡淡氤氲的烟雾缭绕着他绝世的容颜,朦胧中,他低垂的眼帘掩盖了他所有的情绪,直到现在才出声,低沉的嗓音含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如果有人见到这一幕,一定会感动得落泪,一只狗尚且如此重情重义,而人呢?

香香还残留着一口气,睁开眼,见到了一个人,它原本已经不会再动的身子,奇迹般滋生了一点力气,它转动着脖子,朝着尤歌消失的那个方向,然后再咬咬这个人的衣服……

“m的,唐老巫婆装的监视器,比瑞麟山庄的还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其中一间主人房的灯已经熄了,只剩下一盏柔黄色的灯光还在那里亮着,只是窗户拉得严实,看不清楚里边什么情况。

难怪沈兆这么说了,许炎和容析元是情敌,这……地球人都知道啊,他的出现,难免会让人怀疑他的动机。

“容析元你这叫过河拆桥!你想赶我走?没门儿!我是宝瑞的总裁,凭什么叫我去澳门长期待着?你这是在发配边疆吗?我不会上当,我不去,不去!”郑皓月歇斯底里地大叫,怒不可遏,吼声直冲房顶。

不,她绝不相信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脸皮实在太厚了!”

/>

心脏猛地抽了抽,容析元感到一阵不舒服,没来由的烦躁,将被子给老人盖上,他出了房间,在走廊上点燃一支烟。

容析元深邃的墨眸里幽暗的光线又闪了闪,不说话就等于默认。他跟老爷子有着很深的隔阂,可不管怎样,他内心也不想看到老人身体出问题。只是这种想法在心里,他不会说出来,但尤歌感受到了,他就有了心灵相通的感觉,这个女人,如今与他之间不需要多的言语,互相都能体会到几分。

许炎没好气地瞥一眼:“没出息,这点速度你就像吐了?给我打起精神!还有,记得一会儿不准叫我大少爷,在外边,我只是个普通的医生。”

虽然那女孩子显得很友善,可许炎却觉得看不顺眼,难道是直觉在作怪?

许炎微微一愣,随即傲娇地扬着下巴:“本少爷可不是那么好请得动的,凭什么要帮你演戏?”

生活时刻充满意外和艰险,但工作还得继续。

俞总已经一再跟老巫婆打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了,可她像是没看见。其余的一些人也开始议论纷纷,嘲笑尤歌,某些字眼很难听。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887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