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朕的娇气包 > 第37章:曲眉丰颊

第37章:曲眉丰颊

朕的娇气包 | 作者:北有楠风| 更新时间:2019-09-02

这涉及到的,乃是股价。

“短铳也贵啊……”

方继藩一愣。

突兀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銮驾回的很急,很快,便抵达了大同。

今日……他们终于明白,为何这大明总是隔三差五的吊打大漠了。

敢情这大明的皇帝,一个比一个狠哪。

王守仁上去,与首领们会盟。

萧敬一愣,细细打量:“呀,有那么点儿像了。”

现在陛下将此事交给方继藩来办,那么,大家还是极力配合才是。

一提到这个,朱厚照眼睛就放光,他一直都希望,自己成为天可汗,光耀万世,可谁晓得,这个彩头,竟让父皇夺去了,他不禁道:“这个好办,那就让本宫去代替父皇和各部盟誓就好了,本宫来做这个天可汗。若是有人敢图谋不轨,他还未靠近,本宫就一拳,打断他的骨头。”

这鞑靼人拜下,勉强用汉话道:“小人鞑靼部皮货商人祝人杰,见过齐国公。”

朱厚照已是不耐烦了:“少啰嗦,本宫觉得,本宫很合适,这个外语书院的院长,非本宫不可,老方,本宫要翻脸了哪。”

朱厚照开始唧唧哼哼,大抵是,哪里有给你方继藩干活,还要自己掏银子的道理。

方继藩低头看着宦官送来的奏疏,这些奏疏,乃是联名所奏,方继藩眯着眼,却是看清了这奏疏之中一个字眼‘天可汗’!

现在,这外语书院,却也不可轻忽。

一会儿工夫,便有人来报:“少爷,王不仕来求见,说是有事……”

萧敬趁机,碎步进来。

邓健敲着铜锣,哐当一声:“王老爷大驾光临交易中心啦……”

无数人在乌压压的人群里,冒出一个个当初秦始皇出巡时,刘邦和项羽观看秦始皇御驾时心态:大丈夫,当如是也。

此次,需筹款三千万两纹银,每两银子,作价一股,现在放出来的,乃是两千万两股,据说,宫中采买了三百万两,也就是说,当下,还有一千七百万股。

邓健笑吟吟的弯下腰,低声附在王不仕的耳畔道:“老爷,请放心,我已悄悄的准备好了,过几日,会有人送缕空的金链子来,看着很大,比大和尚脖子上挂着的念珠,还要粗壮,可实际上,也就一两斤而已。如此一来,老爷就可放心了。”

这话……听着很悦耳。

直接丢到库房里去吃灰,好像……有些可惜。

很费力!

这个人,不是什么鸿儒,也不是什么名士,只是一个奴仆。

邓健打了个寒颤,这么有意义的事,自己好像被剁了喂狗的可能性比较高啊。

因为厂卫是干啥的?

弘治皇帝怒道:“没有,难道是太子说谎?”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确实是斗胆,评论过太祖高皇帝,说是太祖高皇帝,诛杀了不少的豪强。”

弘治皇帝抚案,皱眉。

方继藩道:“这是因为,这群狗东西,害怕啊。可是……我细细想来,这样不好,为什么要害怕呢?不就是手里揣着无数的银子,害怕有人眼红,有人破门灭家吗?倘若这些巨富,个个都是如此,谨慎甚微,这天下的百姓,能得利吗?”

“所以,我才将你召回来,咱们,得让他做个表率,我已想好了,明日,将你送去王家,你呢,日夜随扈王不仕的左右,教他怎么花钱,怎么高调怎么来,不要给本少爷面子,放心,他自个儿已经答应了,一切都听本少爷的。”

火铳声起。

王文玉内心,依旧激动无比。

第一段铁轨,已经开始铺设。

方继藩:“……”

王不仕一愣,一脸的茫然不解。

邓健接到了一封快报。

“就在此扎营,还有,采集土壤的样本……注意观察附近有什么作物和动物,刘画师,你注意着,画下来……老李,你拿着火铳,去打一头鹿来,这两日,就在此盘桓,接着,咱们继续南下。”

刘瑾也打了个哆嗦。

朱厚照眼睛一亮,他觉得自己有事做了:“那就设在镇国府之下吧,叫做……叫做……外行厂?”

他说罢,笑了笑:“朕听说,你们二人,想修通保定府和通州之间的铁路,是吗?”

葡萄牙人,在这里已经盘踞了十数年,巨大的港湾,使这里成为天然的良港。

血水越流越多。

他努力的道:“是遇到了明帝国的陷阱,这都是明帝国的阴谋?”

欧阳志带着一群人,拼了命,如履薄冰的摸索着,他们在走的,是一条从未走过的路。

这孙子听说在保定府很快活,这让朱厚照很恼火,你是本宫的奴婢,怎么就做了大爷呢?

方继藩举起了茶盏,呷了口茶:“保定和通州,能筹措多少银子?”

方继藩觉得好像自己和欧阳志沟通确实困难。

第二章送到,今天争取五更吧,求保底月票。这刘家管家尴尬的点点头:“是。”

这里曾经很热闹啊,可是……这些学生们走了之后,一下子,清冷起来。

这个王文玉,当初还曾在科学院里当值。

等方继藩出了宫,想到王文玉的处境,现在……也不知生死。

可是……

他不但没了乌纱帽,连退休的福利都没了。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

自己的女儿,竟当真有这样的本事,是了,我梁储的女儿,当然非同一般。

这其实没毛病,算起来,方继藩叫他一声小梁,都算是抬高了他的辈分,方继藩,辈分可比刘健还要高呢,只是……我方继藩惹不起刘公,还惹不起你梁储,叫你一声小梁,怎么着?

因此整个大殿之上没有人觉得不妥。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许多人一脸羡慕的看向刘文华。

弘治皇帝皱眉。

弘治皇帝脸色一愣,怎么,弄错人了?

一下子,殿中哗然。

刘文华红着眼睛:“就是前几日……她在宫中,只怕……还不知情。”

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接着,低头,划拉着,而后,掏出一样样的东西,依旧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方继藩:“看……这是腰子……你们在课本里,应当学过吧……这是……”

方继藩忍不住埋怨朱厚照:“太子殿下,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嘛。”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弘治皇帝一愣。

朱厚照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才呼出了一口气:“难怪……难怪……难怪每一次天象,都是吉兆。可是为何,父皇都知道他们是骗人的,还有刘师傅他们都是心如明镜,为何还要豢养着他们,这群骗子。”

她下意识的把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

对于女性而言,这样的成就,不啻是给夫家生了一个可以延续香火的儿子。

刘文华是谁……

许多人面面相觑。

刘文华也是愣了,可愣归愣,心里还是格外的激动。

这等际遇,莫说是他一介举人,便是无数金榜题名的进士,都是可望不可即。仁寿宫已是疯了。

没有起因,此前也绝没有任何不适。

自己的皇祖母,归天了。

她是读过书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事情的严重。

方继藩便笑道:“好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随口胡言,你就当我是在搬弄是非吧,这些胡话,不要相信,咱们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这宫中的事,少牵扯进去才是。”

张皇后深深凝视了朱秀荣一眼,知道朱秀荣是不擅骗人的,而至于她口口声声说道听途说,这个道听途说还能有谁,十之八九,是方继藩听来的。

张皇后自看了一场戏,身子似乎也不好。

“陛下,娘娘好了一些,不过她瞧见那一幅寝殿里仕女图,叫人给撕了。”

弘治皇帝和颜悦色道:“你呀,嘴巴像抹了蜜似得。”

她泪眼已是模糊了。

梁储好歹也是吏部左侍郎,为天官副手,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是将来入阁拜相的热门人选,这样的人,位高权重,且有着远大的前途,注定要名垂青史,可现在……哪里有半分大臣的气度,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年人,显得苍老,无力,什么读书人的斯文,什么高位者的威严,此刻一扫而空。

方继藩重新翻身上马,心里想,这真是天大的责任啊,我方继藩……好了,今日就不吹牛逼了,他依旧木着脸,放马继续前行。

学习了解剖之后,便是考试,考题多是各种病症,以及应对之法。

弘治皇帝将足彩票子搁在御案上:“去,将这些票子,兑换了,银子直接缴入内库。”

方继藩点头:“陛下说的是。”

而一旦,一个不知名的球队,突然被看好,又有朱大寿这样的知名球评员的背书,那么……势必大街小巷,都要热闹起来。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