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朕的娇气包 > 第77章:目下十行

第77章:目下十行

朕的娇气包 | 作者:北有楠风| 更新时间:2019-09-02

我们那么甜那么美那么相信

男人高大健硕的身躯搂着尤歌,闻言,哑然失笑,微微扬起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魅的you惑。

容析元两眼一瞪:“听你这口气,好像不是站在我这边的?”

这货原来是怕雷抱住尤歌了,他也知道雷不是故意吃豆腐的,一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大孩子,拥抱,是雷表示友好的方式。不过即使这样,容析元也不会允许其他人抱,兄弟也不行。

尤歌好像又明白了什么,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嘴角的苦涩更深浓了:“他其实没有爱过谁,他也没有真的对谁好,他心里装着的人,也许只有翎姐。我,郑皓月,或者其他爱上他的女人,不过都是牺牲品而已,全部加起来都敌不过翎姐。”

从香港回来一个多星期了,但媒体对于宝瑞的报道却在持续热度,丝毫没有降温,今天又是一大篇幅在介绍宝瑞。

“什么?”尤歌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话。

“我还没有喝果汁呢……我的香蕉牛奶……唔……”尤歌最喜欢喝的,这么多年了都没变过。

沈兆一愣,可随即也愤愤地说:“难道就这样等着吗?不能放病毒,也不能冲过去澳门救人,我们就只有永远处于被动了!”

不一会儿,翎姐已经热好了饭菜端出来,看着热气腾腾的食物,闻着香喷喷的味道,容析元当然食欲大增。

很久没有这样纯纯地抱着入眠,两人的距离在不知不觉中又拉近了。

“陈楝?”

这世上还有比尤歌更爱容析元的人吗?还有比尤歌更能细心照顾他的人吗?

“你是在提醒我,你和容析元认识在先,而我跟他认识在后?”

尤歌默默站在容析元身后,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看到一个女人倒在她老公的怀里,虽然她知道翎姐是身体状况太差,可在这一刻,尤歌还是不能免俗地感到一阵酸涩。

竞争嘛,不怕,他游艇王子岂是吃素的?不管尤歌身边有谁,许炎都是一个无可忽视的存在,他与尤歌之间情谊深厚,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这就是他最大的优势。

容析元也不生气,只是两手一紧,捏着她的腰,笑得邪魅:“你好奇我还有什么招数吗?这个……等结婚之后,我会想点花样来满足你的要求。”

既来之则安之,她只有接受这一切。在回来之前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不光是要面对当年欺骗和背叛出卖她的人,更要面对各种舆论和不同的声音。这仅仅只是开始,以后会更加艰难吧。

这个过程很短,不过伴郎伴娘的颜值和气质也赢得了满堂掌声,不少人还以为这么般配的一对是情侣呢。

“不知道。”许炎说完,经将她拽出了办公室的门,然后果断将门关上。

容析元脖子一梗,佯装不悦:“好啊,你们这是不太相信我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成为一个合格的奶爸?行,等着瞧,一定会让你们刮目相看。”

尤歌聪明,想来想去还真被她寻思出一个好办法。

“呃……可是我真的不太喜欢。”尤歌扁着小嘴,露出歉意的眼神。

曾经郑皓月将首饰的一部分拿去做慈善拍卖,尤歌当时也赌了一把,将项链拿去拍卖,结果不出所料,整套首饰都是容析元拍到。

所以许炎对今天尤歌的决定,并不反对,他有信心尤歌可以理智地面对容析元,见个面,然后各自回归到各自的生活。

沈兆说完,再也不看尤歌一眼,甚至不去看那两个孩子,他太痛心了,沉浸在满满的恐惧和伤痛,无法自拔。

尤歌清冷的眸子滴溜溜一转,冲着佟槿说:“去医院的事,一会儿再说吧,翎姐还没吃晚饭,你去把饭菜热一热。”

“你……你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尤歌气得不行,起伏的胸脯就像波浪一样好看。

“你们刚才说尤歌是傻子?可你们也不照照镜子,就这副恶心的丑陋样,你们也配当尤歌的朋友?”容析元淡淡的口吻,高贵倨傲的神情让那两个女生感觉自己仿佛是蝼蚁面对着一座巍峨的大山!

“把那只狗放下”容析元沉着脸说。

尤歌微微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又住在这里,否则她会更不舒服。

“嗯……周末……”尤歌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这个周末,如果我们有空的话,就带佟槿出海玩玩,不知道佟槿有兴趣吗?”

尤歌讪讪地笑了笑:“那个……可是我都已经跟许炎说好了租游艇的事,临时又变卦,不太好吧。”

她眼里的关切,就像那夜空中闪亮的星光,能照亮他的整颗心。

“我临时改变主意了,过两天再回,我现在打电话请假。”许炎说着就转身出去了,果真是去请假的。

说实话,每一个进入容家的人都是要过这一关的,不被吓得转身就跑,那算是胆大的。

但何碧翎跟着容析元回到澳门之后,他却没急着去办公事,而是说要先将何碧翎送回家,并且,还提出要见她的父亲以及何宏森。

“我……”尤歌刚想说话,他已经又喝了一口然后渡进她嘴里,好像很喜欢这样喂,每次都流连在她柔软的双唇,这样真是一举两得啊。

“你的手在干嘛?”

尤歌竟无法反驳这个话了,越琢磨越觉得其实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起码一点,自己的老公对自己很感兴趣,至少说明在夫妻生活方面是和谐的。有哪个女人会希望自己的老公不碰自己?顶多是吵

馋馋跟着佟槿久了,越发粘人,喜欢依赖着他,没事就爱缩在他腿上睡觉,有时还喜欢睡在他鞋子上。

她天真地以为孩子出生后,她的婚姻会有一缕阳光,可是这天……

容析元一听,赶紧地将孩子放下来,起身,很自然地将这小肉团子抱在怀里,心疼地说:“是不是想睡觉?”

“我爸就那样的脾气,你别往心里去。”许炎皱着眉头,凝视着尤歌略显苍白的脸。

“我昨天还跟翎姐通电话了,可我没说要去澳门的事,我打算给她个惊喜,哈哈……”

光溜溜的脖子和手,耳朵,尤歌没有首饰。

许炎的声音听着比平时略显低沉,因为有了几分醉意了,可尤歌的电话很重要,他在角落去接,还不忘再次向尤歌解释他没送她回家的无奈。

苏慕冉是本市为数不多的女教练之一,据说整个隆青市只有五个散打女教练。

许炎满以为就今天一次,可没想到,接连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每天只要他上班,她就会送便当盒来。

这么晚了还没来,多半不是因为加班,而是因为他不想来吧苏慕冉这么想着,感到很心酸,拔凉拔凉的。

而尤歌跟容析元配合很默契,她下午打过电话给容析元,随即郑皓月匆匆离开,尤歌当然不会真的去搬重物了,她才不会傻乎乎地拿身体开玩笑。以前不是没搬过,每次都满头大汗的,现在怀孕了她自然不会再搬了。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她心知肚明,保护肚子的安全才是重点。

或许以前不会觉得多么可贵,但现在容老爷子却慢慢地开始换个角度去看,感觉反到是容析元那样的人,更加值得信任。因为,此刻容家的那些个看似殷勤的,其实都是有目的地对他好,并非真的出于亲情。这一点,容老爷子心里有数。

秋海棠开得正盛,在绿树丛中尤其显得夺目耀眼,那美艳多姿的色彩,将萧瑟的秋季渲染得生机勃勃。在这样的环境中坐着,应该是身心愉悦的,可是翎姐却面无表情,眼里也没了神采。

老人家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带过,却是让尤歌和容析元都暗暗心惊……一点红酒都不能吃吗?仅仅是身体不舒坦而已?

等待是一种煎熬,一分一秒都很难过,尤其是在不知道结果如何的时候,茫然的等待,就成了一幅悲**调的画,望穿秋水,眼巴巴地渴盼着那一缕独一无二的阳光……

收拾屋子和洗衣服这些也都是尤歌自己在做了,不管做得好不好,对于一个智力只有10岁的人来说,已经是很难得了。

容析元眼中复杂的神色在翻滚,摘下墨镜,他终于可以近距离地看着这个朝思暮想的女人。

再生活在一起。结婚,是个错误,我们不能一错再错。感情的裂缝太大,拿什么去填补?你就放过我和孩子吧,我们在这里生活得很平静,我不想改变什么,请你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我也不会过问你的事,你想跟谁结婚,想跟谁生孩子,那都是你的自由,可是请你别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过去的种种,应该随着时间消散,爱恨情仇,都不用再提了……”尤歌强忍着心酸,说出这番话,她自己都被掏空了力气。

听似是很不耐的话,可是却包含着他的心疼和紧张,还好她听得懂。

这种感觉很爽,让尤歌首次体验到了与对手过招的快感。容析元啊……商界公认的一大人物,今天却栽了,与她面对面都没能认出,这确实是值得尤歌骄傲的事。

“嗯。”

下午两点,尤歌要开会,郑皓月也将在会议上述职。

看到这样的状况,有人欢喜有人忧。尤歌的注意力在宝瑞,可是看到很多人在围着那些国外的大品牌,反观国内的品牌展区面前就显得冷清了。

“什么?没病?”尤歌皱起了眉头,黑白分明的眸子紧紧盯着他,像是在质疑,可随即也感到高兴,香香没生病,这再好不过了,是好消息。

“伶牙俐齿的,猫爪子还很深,结婚以后我会慢慢调教,让你知道什么样的妻子才会招男人爱。”他说着还故意凑近她耳边,喷薄出的灼热呼吸,带着浓浓的暧昧,独有的男子气息,让尤歌的心怦怦直跳。

容析元见状,毫不犹豫地伸出双臂,将这个气呼呼的女人抱着,捏捏她粉红的脸蛋:“你看看,现在的你,不就是个大孩子吗?外加两个小宝宝,都是孩子,我都在乎,行不行?如果非要分个主次,当然是你更重要了,没有你,哪来的孩子?所以啊,你才是家里的老大。”

令人惋惜的是容孝光走得太早,老爷子承受丧子之痛,至今也还是他最大的遗憾。现在看着璇宝贝奕宝贝,他总是会想起那些久远的画面。

啧啧……龙晓晓忍不住惊叹,许炎简直就是生活在万花丛中嘛,这样都还能保持单身,也太稀奇了,看来,尤歌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很难动摇的,不知那天见到的女孩子又是谁呢?

订婚礼还没正式开始,台上现在是有一位钢琴家和小提琴手在共同演奏。这两位都是从香港请过来的顶级艺术家,是富豪们平时只在电视或者买高价票去音乐厅里才能见到的人物,如今,不过是为容家服务的罢了……

可同时,她也看到了郑皓月。

“行,周末我亲自驾驶游艇,放心,不另外收费。”许炎笑嘻嘻地说着,一副“哥很仗义”的眼神。

这群人是知道了老爷子即将立遗嘱的事,可容析元不知道啊,就算知道了无法猜到老爷子的心思……

“嗯,也只能这样了,监控器是挺麻烦,唐虞梅想得真周到,呵呵……”

往事总是有那么一些难以割舍的画面还深深镌刻在脑子里,尤歌喜欢的是那个温暖温柔的大叔,痛心的是后来被欺骗……可这都是容析元啊,她内心就被矛盾地分成了两半,一半在回忆曾经的美好,一半却泡在痛苦中。

“我是可以休息,你运动就行了。”

没错,尤歌现在就是个妖精,一个能降服他的妖精……

但即使被隐瞒了一些,可已经足够震撼到尤歌了,让她对容析元这个人再一次有了新的认识,总算知道为什么他做事会那么狠辣,也理解了为什么容析元和容家其他人无法相处。

容析元好像能看穿尤歌的心思,伸手,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强迫与他对视,锋利的眸子盯着她:“你很不爽?许炎到底对你下了什么药,你这样为他伤神,就没想想你正牌老公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