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吊死扶伤
作者: 北有楠风章节字数:37708万

“十个。”开春后就是东陵第一届科考,除了各地县式层层考上的学子外,还有世家特有的名额,世家子弟凭这个名额,可以直接参与科考,不需要经过层层选拔。

九皇叔冷眼扫向全场,眼神落在那几个,冲到人前的学子身上,冷声说道:“你们要见本王?”

“再等一等,你的小灰灰肯定能找到了地方,现在冲出去,凭你轻功能带着我一起出去?而且重重包围下,你确定你能一鼓作起的飞出去,要是中途短了口气,我们就会陷入重重包围,到时候你就是再厉害,也杀不出去。”依蓝九卿的本事都不一定能带着她出去,更不用提符临了。

凤轻尘拉了拉钢绳,绳子绷得笔直。

“同样,有机会你也不会放过他们。”凤轻尘说出九皇叔未说完的话,九皇叔也不恼,点头表示附和。

只是她没有想到,会有人利用这一点,散布谣言,把她说成骗子。

这下凤轻尘也变脸了,看样子这次的情况,比1;148471591054062之前严重数倍,心里一紧,甩开谷主师弟就往前跑。

为什么她接收这个身体时,就没有把这个身体主人的技能也接收呢?

一提到钱,凤轻尘的双眼就贼亮。

“这个是地热,这个是隔层,夏天可以将冰放在木板下,降温,我要冬暖夏凉。”

西陵瑶华,那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敏夫人完全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凤轻尘,要是凤轻尘心里承受能力弱一点,这伙的是会大声质问,非要弄个明白不可。

“好,既然文杭这么说,凤姐姐就试一试。”

凤轻尘看赤炼水和郭保济眼都看直了,坏心的笑了笑,上前一步,一副要打断孙思行动作的架势,这两人似乎洞悉了凤轻尘的想法一样,先一步拦在她面前,责怪的意思很明显。

消息到各个人手里,还需要一点时间。

东陵子洛低下头,准备去探查凤轻尘的鼻息,可就在这一刻。

凤轻尘回到凤府,就听管家说景阳等了她一个时辰,凤轻尘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以后景阳先生来找我,都说我忙,没空见客,有要事的话就留言,我会上门拜访。”

王锦凌只是略一思索便道:“林中的全部杀了,这五人留活口。连同那些尸体,一同送到洛王府,大张旗鼓的送过去,我要全京城的人都知晓。”

九皇叔和凤轻尘一直关注着奶宝的行程,奶宝一进皇陵就再没有消息出来,凤轻尘开始是不急,可现在两个月过去了,容不得凤轻尘不急。

“有凌默在,思行不会出事。”真要出事了,也会有消息出来:“让天宇去北陵找找,也许在雪地里迷路了。”

九皇叔不高兴,就让他把怒火发泄在北陵身上吧,北陵这几年也确实过分。时不时在边境骚扰百姓不说,还经常抢帝国的粮草,再不灭了北陵,一定会是个大隐患。

聊?聊什么?

景阳先生你这样的人,为了活命,为了权势还有什么不会做的,你这样的人能骗同门师兄,能骗师兄的女儿,还有什么人不能骗的。”

她什么都没有做好不好,干嘛说得那么暧昧。

豆豆所说的“坏事”才不是这个意思……

皇上那一砸太快太重,九皇叔知道凤轻尘的伤在头顶上,却不知有多重,这伙擦了半天也没见止住血,当下有些心急,手上的动作加快……

“你的伤,需要处理。”天太黑,凤轻尘的头发又沾了血,一块一块的,他一时看不清凤轻尘到底伤在哪里,不知心里总是会有一些不安。

“怎么了?”冰冷的声音,隐含质问,吓得太医手一抖,就往那血窟窿里面一戳。

老者微微吸气,平息自己的情绪,问道:“她真得姓凤?”

蓝九卿像是在宣泄什么,明明不需要他主功,他却和暗杀堂的人一起,冲在最前面与玄情阁的人厮杀。

“你……”玄情全身都在颤抖,她在害怕,眼中布满惊恐之色,这个时候她才想到,初见这个男人,这男人气势有多强,而她居然笨得以为蓝氏已经没落了,破不急待的想要寻找更强大的力量。

云潇对那些大夫如此关心他的病,倒不惊奇,云家是做药材生意的,在杏林界知晓他病情的人很多,稍微有点儿名气的大夫,都给他看过,一个个束手无策,让他回家等死。

凤轻尘以人数不宜为多的理由拒绝后,太医院的人便去找云潇,想要说动云潇放弃云家那个名额,让给太医院的在夫,至于九皇叔和王锦凌?

“怎么会只加一个呢,那我启不是没有机会了,不行不行,白老头,咱们商量一下,你不是一直想要看我家传的医书嘛,我明天,不今天晚上就让人给你送过去,你把明天旁观的名额让给我。”一青衣儒士打扮的太医上前,拽住白胡子老头的衣服。

“我倒是想杀了他,可是不行。”

混蛋小子,远在东陵还不忘消遣他。

就算凤轻尘会信,他也不想说,这笔账他会找西陵天宇算。

凤轻尘气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卷着被子,背对着九皇叔……

从皇上的寝宫出来,郭保济和谷主都不说话,一张脸臭臭的,浑身散发着外人勿近的气息,吓得那些在外面的等候的太医不敢上前。

开始都很正常,直到这两人商量起,如何下黑手整皇上时,整个主题都歪了,看两人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凶残,凤轻尘不得不出言提醒:“皇上不是笨蛋,你们这样做他会发现的。”

“凤轻尘,前洛王妃,大婚当天衣衫不整出现在城门口,一路杀进皇宫的凤轻尘?”苏文清一听,脸色立马变得很难看。

“咦?炸伤?你从哪来?”凤轻尘一掀开就发现蓝九卿身上的伤口,真特么熟悉。

她突然发现蓝九卿的身份很不一般了,她好像发现了不应该发现的秘密。

呜呜呜……怎么这样,凤轻尘抱着被子打滚……

“嗯。”凤轻尘轻应了一声,对于佟珏和佟瑶能毫无芥蒂的提起四美婢表示满意。

“是。”太监立马领命而去。

要放在以前风离族人肯定不会在乎,可现在……

这样的人,才值得追随。

“你说的她是谁?”御尤一直不喜欢凤离清歌。明明是求他们帮忙,可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女王。

蜥蜴人双眼一亮,急忙伸出手,可伸到一半却又犹豫了,凤轻尘直接抓住蜥蜴人的手,在他挣扎前,先一步道:“别动。”

雪狼痛苦的张了张嘴,继续委屈地看着凤轻尘:求虎摸。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她这个现代人都懂,可偏偏她面前那个古代人却是不懂,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凤轻尘呕血!

她敢肯定九皇叔是故意的,这个男人完全不放过任何一个轻薄她的机会。

凤轻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双手齐上,九皇叔腰上没有一块好肉。

九皇叔收回眼神,顺着凤轻尘的话说道:“很顺利。”那件事,他回头问谷主好了。

“哦。”萌宝呆呆点头,小手握成拳:“师兄你快去快回,萌宝一个人很怕的。”

“好。”师兄这才放心,提起药箱,在小兵的带领下,朝清歌和蓝景阳儿子住的地方走了……

可人就是人,他会担心师父,心疼师父。

“用,这么好的药为什么不用,我代师父多谢苏公子。”孙思路连忙将药护紧,生怕被苏文清抢回去。

“尽快?快快是什么时候?林大人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不然就别怪我直闯血衣卫大牢了。”凤轻尘心里盘算,佟珏和佟瑶回府搬救兵,这伙应该到了。

“我凤轻尘从不依靠别人的力量横行,我要拿人,当然是凭真本事,林大人出去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这是打发人了,云潇当然明白,只是让他震惊的事,凤轻尘居然医好浩亭的病。

南陵皇上大发雷霆,当场怒骂朝臣,说他们不顾锦行皇子的死活。

“我会的。”展颜轻笑,不自觉地流露出小女儿姿态,不复之前的哀愁与郁结,可见她在东陵的这段时间,过得很不错。

无论如何,九皇叔都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是前者,他就不用牺牲百鬼宫,如果是后者,他必然想牺牲百鬼宫与宫里的人。

国公府发现震天雷的事,要说没有他这个九皇叔的手笔,打死他都不信,可他真不明白,九皇叔明明被关在宗人府的大牢,他怎么还能遥控外面的事情呢?

他很期待,皇后和皇贵妃斗起来,和那群女人斗起来。

门口,有四个护卫侯在那里,东陵子洛一出去,指着左侧二人道:“你们二人守在这里,替本王照看九皇叔。”

依旧不得帝王心,依旧被帝王猜忌,最后还要背负一个祸国的骂名。

因为,一旦火熄了,这些鬼兵就会立刻冲上来,将他们撕碎。

要不要这么逆天。这一任的鬼王,又不是从死人墓里爬出来的,武功这么厉害干什么,简直是要人命。

鬼王的攻势半点不减,九皇叔和暄少奇都明白,真要被鬼王击中,九皇叔就算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手与剑相碰的瞬间,鬼王飞了起来,九皇叔持剑往前,然后狠狠一个转动,抽出……

“就算有,蓝景阳也一定不会躲在那里,我都能猜到你在那些人家里安插了探子,蓝景阳怎么可能猜不到。”凤轻尘虽然不喜蓝景阳,但也不得不承认,蓝景阳趋利避害的本事确实强。

“多谢殿下。”苏绾大大方起身,看都不看,直接从签筒里抽出一签:“八号。”

不是她凤轻尘喜欢阴谋论,而是这天下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十个位人,苏绾抽中的八号正好是气色最差的,而她凤轻尘则抽中气色最好的一个,偏偏气色最好的那个少年,一副死样。

“豆豆……”凤轻尘脸色大变,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拼命伸手,想要出去,可冰墙内的吸力实在太子,他们根本无力抗争。

蓝景阳笑了笑,只道:“这个阵没有成功,人死的确不能复生。”

没办法,有左岸师父血腥手段在前,即使众人依旧不安、慌乱,也没有人敢挡左岸师父面前,免得被这个杀神一剑给秒了。

“是。”凤轻尘连忙跟上去,这屋子的血腥味太重了,她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太子不提还后,一提屋内的四人都感觉饿了,尤其是夜叶,可看这些侍卫的样子,似乎不会给他们准备吃食,而他们自恃身份,断不会去和一个小小的侍卫讨吃的,现如今只能这么耗着……

“林大人,你到看我敢不敢,现在你要不要把人交出来,只要你把孙思行交出来,今晚的事我们好说。”凤轻尘素手而立,浑身散发着一股厉气,而她的头上正好插着先皇御赐的凤钗,又将这厉气给抚平了几许。

“公主,你好自为之,王家家主不会放过害死文渊先生的人。”凤轻尘留下这话,便走人了,至于明微公主到底要和她说什么,她一点也不在意。

司丞带着大军,在边境劫杀九皇叔失败,是皇上心中的痛。皇上不相信九皇叔面对司家大军,还能安全脱身,尤其是司丞打赢西陵回来,皇上就更不信了。

凤轻尘笑了笑,没有说话,看着玄霄宫的方向若有所思,身上似有化不开愁绪。

待到三个暗卫将坑挖好,把死去暗卫就地掩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王锦凌想了想,还是问道:“是回去,还是继续走?”

“杀手怎么会为朝廷卖命,杀手不是一向不接朝廷官员的委拖嘛。”天穹堡的人百思不得其解,一直沉默的杀手们,终于开口说出第一句话了:“江湖败类,朝廷走狗,人人得而诛之。”

伸手,将脸上的泪擦拭干净,凤轻尘乖乖听太医的话,不再哭。

无言对峙,最后败下来的,依旧是最有耐心的九皇叔。

在闺房见血,说出去实在丢九皇叔的面子。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凤轻尘懊恼至极,她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哪怕在玄医谷刚醒来,也不曾砸东西、丢东西来发泄。

凤轻尘走后没有多久,暗卫便现身了,四个暗卫面面相觑,露出一个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苦笑。

暗卫处理完紫情十二人,便在暗处给蓝九卿留下记号,好方便蓝九卿顺着记号找他们。

父皇给他提的主意,真是赞到了极点,想想都觉得有爱呀!

这个孩子,这几天真心受委屈了,能忍到现在来说,还真是不容易……

“为什么,母后,不就是一个贱民嘛,你帮女儿一次,杀了她好不好?”安平公主被皇后一呵,立马停止了哭泣了,却小声的哀求着。

“这些你就别管了1;148471591054062,好好的养伤,还有三天就是桃花节,安平,如果你想要凤轻尘死,那就让她光明正大的死在桃花节上。”皇后连语气都没有变,凤轻尘在她眼中,就如同蚂蚁一般,上一次让她逃过了,这一次绝不行。

鬼王无比庆幸,自己的心脏天生与人不同,不然这一剑刺下去,又抽出,他根本没有活路。

“轻尘……”九皇叔的动作,嘎然而止,原本刺向步惊云的剑,僵直在半空,整个人也呆立在原地。

他能不同意吗?

以前的凤轻尘,懦弱的让人提不起兴趣,现在的凤轻尘倒是强势,可太强了,这绝对不是一个会安于室的女人。

这一次没有人拦着,也没有麻烦的太医在,东陵子洛把人全部都支走了。

凤轻尘,总有一天我会知道你全部的秘密。

至于王锦凌?

端亲王也不怕丢人,当着众人的面,高声给长公主赔罪,并说自己奉旨,把人给长公主送来,请长公主出来接。

九皇叔起身,从暗处走了出来,站在凤轻尘的面前,居高临下的道:“凤轻尘,不管你信不信,本王都要告诉你,在本王的权限范围内,本王会无条件宠着,随你做什么本王都允许。”

凤轻尘反应过来后,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心虚的她不敢多呆,趁九皇叔失神之际,抬腿就往外跑。

凤轻尘就像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单手捧着茶杯,慢悠悠地品着茶,好似不曾发现安平公主的尴尬。

报着必死的决心的一撞,没想到没有死成,安平公主有片刻的迷茫,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可听到凤轻尘的话,安平公主气不打一处来:“凤轻尘你到底要怎么样?你直接说,你不是要我死嘛,我现在要死你又拦。别以为我母……母亲不在,你就可以任意欺负我,凤轻尘我告诉你,我是东陵的公主,只要不想我随时可以捏死你。”

凤轻尘基本上将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能吃的肉类都找来了,唯独没有猪肉。

“轻尘,你,你……终于肯原谅我了?”九皇叔狂喜,这个时候什么冷静、理智通通都抛到九霄云外,他只想紧紧地抱住凤轻尘,告诉她,他此刻有多么高兴。

“要做什么你不明白吗?北陵和南陵一向友好,之前毫无征兆,这伙却突然带兵来南陵的领土,说要追杀一只在北陵作乱的铁骑,这个理由你信吗?”南陵皇上气得全身颤抖。

我没有骗有你们!

得到想要的答案,凤轻尘笑得更高兴了,埋在九皇叔的怀里,得意的道:“我才没有拿楚城说事,我是很认真的建议你,如果娶一个妻子,就能收服一个城池,我赞成你把四国九城的女人都娶进门,那样不费一兵一卒就天下太平了。”

除此之外,和太上皇住在一起的谢皇太后也不安分,和太上皇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了,成天闹着要见小皇帝,要见九皇叔,九皇叔虽不会理会,但却要人看着他们,以免弄出笑话。

“还说没有,没有你会主动去招惹崔家?崔家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吗?他们崔家人野心勃勃,你和他们对上没有一点好处。”九皇叔在凤轻尘的后脑用力揉了一下:“平时看着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一到大事上就犯糊涂。”

“雪狼,爬上去。”九皇叔指了指山壁顶,示意雪狼往上爬,横在中间,而他则与凤轻尘一人守一边。

“小心”凤轻尘连忙提醒,同时将手枪对准蜥蜴人,开枪……

“别动,本王病了,要休息。”1;148471591054062估计是刚睡醒的原因,九皇叔的声音带着一丝柔糥,和平时的清冷慢调调完全不同,仿佛在撒娇一般。

云潇和两位大夫早早地起来,本以为今天可以走,结果等到中午了,也没见凤轻尘和九皇叔的身影,两位大夫没有多想,只当他们忙,云潇却忍不住邪恶了起来。

他怕凤轻尘问他王锦凌的事情,这事别说他知道的不多,就算知道很多很多,他也不能说。

蓝依琳醒来后,变聪明谨慎了许多,她试着用聊天的方式诱导蓝依琳说出一些自己的事,她却很聪明不肯多说,一旦发现有异样,就立马转移话题。

他们这是……两人苦笑,看向对方:做贼心虚了。

凤轻尘忍不住笑了出来,就是九皇叔的眼神亦柔和了几分。

咳咳……凤轻尘还要给九皇叔留面子,没有在南陵锦行面前多说,将话题带到南陵锦行身上:“你在南陵遇到什么事了,你这是不打算回南陵了?”

凤离族上下连成一气,凤轻尘短时间内,根本查不到任何东西。原本他们还有时间可以慢慢查,可偏偏遇上了凤陵大军,把一切都打乱了。

这么暴力,除了宇文元化外,绝不会有第二人。

宇文元化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

凤轻尘将袖子剪掉后,便对两个侍卫道:“能不能麻烦两位大哥,捡一些柴来生火,我看不清。”

东陵子淳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待到凤轻尘将伤口缝合好时,东陵子淳痛晕了过去。

他们主子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不动,结果呢?

不管楚长华心里怎么想,面上却不会让人挑出错来,知道九皇叔要进城后,立刻就命令侍卫和车夫靠边,让九皇叔先行。

婚事将究门户相当,楚长华和孙思行差太多了,就算楚城主与楚长华都中意孙思行,孙思行也没有办法娶她。

“小姐,快,快救孙少爷。”

凤轻尘站在山顶,抬头看着满脸星空,笑得幸福。

九皇叔会花心思哄她,那就说明他们正在吵架,她不怕吵架,可不希望两人隔三差五的就吵起来。

“天宇?西陵的局势平定下来了?”又是西陵、又是东陵和南陵,九皇叔真忙。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7708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