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词穷理绝
作者: 北有楠风章节字数:37708万

等到这些技术,渐渐成熟完善,其他的研究,在这个基础上,才得以腾飞。

今日乃是沐休,新股在沐休之日开始认筹,因而吸引了不少的达官贵人。

在这证券大厅里,齐刷刷的墨镜朝向牌子处。

他对此……没有信心。

“要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嘛。”方继藩幽幽道:“又不是真的修,只是规划,规划可以十年,可以二十年,可以三十年,隔三差五,朝廷颁个旨意,光打雷,不下雨,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让人看到前景,让人们深信,在将来,那数之不尽的土地,可能价值翻倍。到时,再规划一下沿线的站点什么的,这站点附近,还可以规划一下医疗站,学堂……甚至……朝廷还可以,在沿线的区域,设立行省,设立府县,建个衙门,总花不了几个钱吧?衙门建起来,委任几个倒霉蛋,不,委任一些精明强干的能吏去,这架子,就算是搭起来了,要让天下人知道,咱们那儿,啥都有,银子投出来,将来,指不定要发大财。”

向西……

只是静默了一会,弘治皇帝终于开口了,他看向王守仁道:“王卿家,你无事吧。”

一声护驾。

现在也不是王守仁能够做主的。

方继藩站在王守仁一边。

一旁的刘瑾,盯着地上躺平的萧敬,瞠目结舌,下意识的,他取出了蚕豆,脑子里,掠过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王守仁架着墨镜,登车。

远处,是连绵的帐篷,首领们各自居住。

一旁的萧敬,吓着了。

当然,心里的话,得藏着。方继藩总是露出笑容:“体重量了吗,如何?”

“长了四斤。”

朱厚照道:“父皇自己要找死,看来是没得救了。”

王守仁戴着蛤蟆镜,伫立在原地,他虽勤于思考,可现在……脑子也有点不太够用了。

片刻之后,鞑靼人进来,却是一副商贾打扮,和寻常的汉人,没什么分别。

朱厚照已是不耐烦了:“少啰嗦,本宫觉得,本宫很合适,这个外语书院的院长,非本宫不可,老方,本宫要翻脸了哪。”

皇帝戴上了墨镜,王不仕也戴了,大家一看,稀罕哪,仿佛这已成了自己区分寻常人的象征。

刘瑾显得激动又惶恐,磕头如捣蒜:“孙儿知道了,孙儿现在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孙儿现在有三个想法,其一,就是那些佛朗机的俘虏,现在孙儿对他们都在进行甄别,但凡是能为战略保障局所用的,孙儿都在想方设法笼络。除此之外,孙儿在想,是否在西山,开办一个外语书院,专门教授各国语言,将来,这些人,也可为保障局所用。这其三,就是孙儿从前在保定府,倒是有一批心腹,这些人,奴婢会挑选一些机灵的,先送去西洋去,让他们渐渐熟悉一些,本地的风土人情,先暂时不用他们,观察他们在西洋,能否立足,若是可用的,将来自可收揽,若是不能用的,自是教他们自生自灭。”

他继续道:“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干爷爷,对孙儿真的没的说,有了这三千万两银子做本,又有太子殿下和干爷爷支持,孙儿若是还做不出点样子,那便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孙儿还想着,招揽的佛朗机人,可以拉拢,可是……只可利用,却也可完全放心;而奴婢的那些心腹,虽是放心一些,可大多数,不过是市井中人,到了海外,未必能挥如臂使。这外语书院,教授各国语言,招揽的,又是多少能识文断字的读书人,再辅之以一些骑射功夫,能磨砺出他们的心性,这样的人,既可放心,又有本事,可以作为骨干,连生源,孙儿也想好了。前些年,出海的时候,死在海外,有不少的船员和水手,这些人的遗孤……西山不是都让他们免费,入了蒙学么,不如从中挑选出一批,他们有读书的底子,若是想将来,做点儿大事,便进入外语书院……”

可偏偏……面对这方继藩,你还真一点脾气都没有。

方继藩则笑嘻嘻的看着朱厚照,朱厚照顿时觉得,自己瘆得慌。

方继藩道:“吃了吗?用梵语,怎么说。”

弘治皇帝满意的点点头。

“只是,有不少人,依旧还是小富即安的心理,这并非是他们不贪图利润,或是因为,他们安于现状,而是他们畏缩了,王不仕乃是京师,一等一的首富,儿臣就是要借他为表率,他越是张扬,这般张扬,还能活得有滋有味,其他人看在眼里,才能安心,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陛下,儿臣,也是未雨绸缪,非要立这个表率不可啊。”

邓健笑吟吟的看着王不仕,脸上的微笑非常可亲:“怎么,老爷不喜欢吃?不喜欢吃这些没关系,来人,将这一桌菜倒了喂狗。”

“没有。”王不仕一挥手,可别又整出什么新鲜花样来。

今日要去待诏房当值,须比寻常人更早去翰林院点卯,而后入宫待诏。

一见到王不仕出来,众人齐声道:“老爷。”

王不仕一看邓健,就感觉头疼的厉害。

一副一百五十两?

方继藩叹口气:“不是不要你,是有一件天大的事,要你去办,办成了,就是利国利民,是拯救苍生,办不成,少爷就将你剁了喂狗。”

弘治皇帝倒是谨慎起来,他抚案,心里竟有些无可奈何,一双眼眸认真的凝视着方继藩。

朱厚照还不服气,继续唧唧哼哼,絮絮叨叨的说:“我本就这样说的……太祖高皇帝,把人吓着了……我错了吗?”

弘治皇帝搜肠刮肚的想了很久,依旧对于这个陌生的名字,全无任何的印象。

这哭声,神奇的戛然而止。

方继藩道:“本少爷我心怀天下,为此,甚是担忧,所以我左思右想,不成如此下去,社会的风气,需要有人来引导,得让人敢于花银子,也舍得花银子,就说当下,京里有个叫王不仕的家伙,他就很有银子,他有银子倒罢了,竟还穿着几件旧袍子出入,这叫个什么事啊,你老家伙,他做的是有钱人做的事吗?连他都是如此,那么其他人,就更不必提了。”

一下子,这两块石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东西,你可以不相信,可是每一个人,都会被如此的寓意所迷惑。

或许,外人对王不仕,嗤之以鼻。

没法子。

当初太祖高皇帝,转手就讲沈万三给宰了,以至于到了现在,衍生出无数个版本的故事流传。

王文玉激动的颤抖。

弘治皇帝,第一次……见识过这么个玩法,兴奋的一宿未睡,他发现,自己哪怕是拿着算盘珠子,都无法计算自己的财富了,因为自己的财富,随时都在变更。

他高兴的手舞足蹈。

安顿下了欧阳志。

朱厚照大手一挥:“少说其他的,走,咱们再试一试继藩的新东西去。”

他哭了。

“好样的。”大家纷纷表扬他。

“发出讯号,派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却迎来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于是,血水开始泊泊的顺着手腕流出。

那公爵沉默了片刻,他眼皮子,几乎要抬不起来了。

欧阳志像木桩子一般,站在此。

可谁知,梁储居然出奇的冷静。

人就是如此,渐渐的脱离了原先闺阁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远离了成日做女红的环境,在西山医学院里,渐渐开始亲力亲为,见有的女医,竟是几个人合力搬动了大箱子下来,宦官们看得瞠目结舌。

至少,不该是陛下在廷议之中说出口。

刘焱突觉得眼前一黑,如遭雷击。

弘治皇帝竟是沉默了。

方继藩继续道:“小梁啊,论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谢就不必了,我方继藩,不会将你当外人看待的。”

卧槽,这还是人做的事吗?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刘文华顿时身如筛糠,竟是恐惧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的,梁储就在此,他若是站出来揭破,那么自己就是欺君大罪。

弘治皇帝脸上凝重起来,不禁皱眉问道:“何故?”

弘治皇帝道:“若非此女心灵手巧,学来了医术,只怕太皇太后,便要崩了,这就是你退婚的理由,圣人之书,在朕看来,你是白读了,似你这般,禽兽不如的东西,也敢自称自己是圣人门下,来人,此人无德,革去他的功名,永不叙用!”

可是,举人的功名没了,甚至……这永不叙用,就意味着,自己一辈子不允许参加科举,自己…………完了。

去了医学院,医学院里,这么多的男子,这男女授受不亲啊,更可怕的是,还这么多人瞧见了,这未出阁的女子,大家闺秀,如此抛头露面,这下完了,这个女儿,白养活了,不但白养活。却还要遭人耻笑,从此之后,梁家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必须得让她们有足够的体力,才能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

刘健、李东阳、谢迁三人道:“臣不敢冒昧,自是陛下圣裁。”

弘治皇帝抚案:“萧伴伴,说的有道理,既如此,那么就如此吧,朕要传召钦天监,想听听,钦天监对此,有什么看法。”

方继藩道:“殿下以为呢?不然,朝廷要钦天监做什么?”

所以这玩意,谁也说不准呀。

张皇后不禁感叹道:“是当如此,人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岭南刘氏,能娶了你,这也是他们的福气。这岭南刘氏的子弟,真是福气啊。”

梁储等人,见了方继藩,这梁储没有上前打招呼。

只是他清瘦了许多,这些日子,一直忧心忡忡,茶不思饭不想,这日子,实是煎熬。

他捋须,一脸安慰的样子,朝刘文华颔首:“待会儿,谨记着,不要紧张,要行礼如仪。”

刘焱说到此,便没有说话了。

却又见人群之中,有人魂不守舍的站着。

谁也没有料到,好端端的,突然就……

却还见这些女医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明显是一群来捣乱的。

他现在满心悲痛,心情极差,不禁勃然大怒,萧敬在后头,察言观色,自也明白陛下的心理,便厉声道:“都住口!来人,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出去!”

弘治皇帝上前,几乎要扑倒在太皇太后身上滔滔大哭。

何止是萧敬,便连张皇后和其他人御医都不禁瞠目结舌,个个目瞪口呆。

自己最好的选择,本该是索性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若是无医德,那么,还学医做什么?

朱秀荣却是凝眉:“母后且慢,儿臣有话要说。”

而后,他又开始谋划着阵型……

他吓了一跳,面如土色,再顾不得其他的,心急如焚道:“赶紧,赶紧,摆驾,摆驾去仁寿宫。”

弘治皇帝方才想起了那个女医,她们还很生嫩啊,只是这个时候,顾不得许多:“一并叫上,一并都叫上。”

在她看来,要将一个知识点记牢,单靠背诵是不成的,需动笔去写,如此,才可记忆深刻。

“快,快,去仁寿宫,太皇太后娘娘她老人家,犯病了,快,赶紧的!”

她疾步跟着宦官出了房,十几个值夜的女医也早已准备妥当。

梁如莹不断的调匀自己的呼吸,随着那宦官,迅速的走入夜色。自从征辟了一批名医,说实话,宫中的医疗水平,明显高了许多。

不过,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西山医学院,自有自己的独门秘籍,宫中贵人,哪一个不是千金之躯,这医学院入宫为皇家服务,也是理所当然。

“好吧,医学院的事,你来安排,朕……”

………………

父亲比之半年多前,苍老了许多,背也驼了,脸上没有太多的血色,双鬓之间,又增了不少的华发。

梁储乃是广东人,梁家和番禺刘氏,都是岭南的望族,正因如此,两家多有联姻,梁储的女儿梁如莹,数年前,就曾和刘氏有过婚约,本是指望,成年之后,便嫁入刘家去。

若有闲暇,便在自己的科室里,取出最新的求索期刊,学习最新的医科是否有新的发现。

他陡然想到,自己将一切事情,想的太简单,数百年的纲常和社会风气,怎么会说变就变呢,自己把这些女子们,坑苦了啊。

难道往后,还要负责她们一辈子?

好吧,既入我方继藩的门下,我方继藩……负责到底。

好像……该说的,都被他说了。

其实现在京师,踢球已成了时尚。

而一旦,一个不知名的球队,突然被看好,又有朱大寿这样的知名球评员的背书,那么……势必大街小巷,都要热闹起来。

方继藩哭了。

朱厚照便歪着头,不知该怎么说好,憋红了脸,老半天才道:“老方,你饿不饿?”

这一下,轮到谢迁开始怀疑人生了,他突然更觉得悲从心起,咱们大明的列祖列宗哪,你们睁开眼看看吧,看看当今太子……

礼官开始念诵祭文。

自从噩耗传来,刘公的身体,越来越差,亏得他还坚强,如若不然,只怕早就受不住了。

只竟是一下子,不知所措。

一下子,他脸迅速的落下,口里下意识的发出声音:“呀……”

他似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是老实话。

他爹死了,他还笑得出。

张懋还在震惊之中,久久不能平静,他拜下:“老臣在。”

“我也随了呀。”

又是沉默。

百官凛然。

方景隆笑了笑:“这些话,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不过,老夫也承你吉言,这些日子,老夫重伤在身,倒是亏得你鞍前马后,辛苦了。”

方继藩木然道:“我爹还没死呀。”

属于他和那一群老家伙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张懋感慨,人心不古,老祖宗们的规矩,到了下一代的皇亲国戚里,真是日渐凋零,这可怎么得了?

这一次的仪式,需先去享殿,弘治皇帝亲自焚烧祭文,祭文之中,书写的是关于佛朗机西班牙人对大明的狼子野心,而大明如何予以反击,请祖宗们保佑,四海归心,天下太平。

萧敬亲自给弘治皇帝扶正了通天冠,一面捋了弘治皇帝的冕服,道:“陛下,车驾已经预备好了。”

王不仕号,竟这样厉害。

一声令下,王不仕号轻松的转向,而后,居然开足了马力,船首毫不犹豫的对准了安娜公主号的船身。

对方的船,实在太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7708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