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世妖女邪道神医毒后 > 第4章:万丈宇宙

第4章:万丈宇宙

乱世妖女邪道神医毒后 | 作者:黑咖啡呀| 更新时间:2019-09-02

惊见,掌控者一指点出,时间魔神带着丝丝不甘,瞬间化作一道时间的原力被他一口吞掉了。

那双清澈的眸子微闪,让她更多了几分可爱。

“你清楚?你清楚什么?你被那个妖女迷的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在你出征的时候,她在府中与男人私会,你也清楚吗?她还。”老夫人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恨意,似乎还多了几分疯狂,此刻已经顾及不到那么多了,什么都说出来了。

男人最了解男人,特别是在他也懂得了真爱后,更明白这种心情,若是他心爱的女人被人这般的羞辱,他会更痛,会发疯。

若真是凤阑绝的,她绝对会直接的去找凤阑绝,凤阑绝虽然冷清,却绝对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那个女人快速的抬眸,望向上官云端,眸子中的害怕,也更加的明显,而捂着肚子的手,更是微微的收紧,“好意?我才不相信你会有那么好心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吗?”

正在她暗暗思索时,便感觉到凤阑绝的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再次低声说道,“云端,这个孩子,你若是想留下,我会。”

上官云端看到她那眼神,便明白她的心思,虽然她只是跟她介绍了一个名字,却是认定,她会知道她是谁。

身为一个王妃,能够为百姓做到这种地步,的确让人不得不敬佩。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微惊了一下,脸上却随即漫过几分轻笑,那轻笑,情不自禁的在他的唇角漫开,灿烂而眩目,让他那张本就绝世的脸,更添了几分璀璨。

众人纷纷的惊住,都不由的停下了动作,望向那个侍卫,都想知道,桐城又发生了什么事?

就连上官云端也都忍不住的惊住,管家所说的一百多两两应该是不包括蓝岚说的那一百万两吧,毕竟,蓝岚开出的只是空头支票,没有那么多的现银。

这也太不给蓝城的公主面子了。

那个女人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当众人拒绝她,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她一直都是极为的冷静的,这也是她值的骄傲的一面,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把她气成这样,因为,那些让她生气的人,她会直接的杀了。

但是,他知道,这些年来雨儿跟霜儿其实经常欺负她,特别是他不在府中的时候,所以如今看到雨儿这般尽心尽力的为云儿做嫁衣,他是真的很欣慰。

他不会是又来跟她要回休书的吧?

“多谢王爷。”凤阑绝也衷心地说道,一颗心也终于放下。

“云儿也谢谢王爷。”

而丞相大人的话音刚落,隐便突然的出现在了各位大臣的面前,微微的行了一个礼,极为客气地说道,“各位大人,王爷已经等候各位大人多时了,各位大人请吧。”

丞相大人走在所有的大臣的后面,所以,此刻,隐是紧跟在他的身后的。

阁院虽然有些偏僻,但是环境却是很美,而且极为的幽静。院中栽满了菊花,只是现在还是夏日,菊花不曾开。

“就让她那么死了,也太便宜她了,难道你忘记了,她是怎么害你的了。”凤阑绝瞪向上官云端,有些懊恼地说道。一想到,柳如絮害的她不能生育,他的眸子中便更多了几分冷意,而且,他也已经将这件事告诉了叶寒。

她是夜无痕的女人,他要怎么留下她,更何况,她的心中只有夜无痕。

他明白母妃的苦,而且,当从母妃带着他独自离开,而皇上却根本不管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中便只有母亲,没有父亲,所以,他不会阻止母亲再追求自己的幸福。

原本听到她的惊呼声,有些疑惑的几个女人,纷纷露出一脸的鄙视,还真是够傻的,到现在才发现那丫头死了。

只是,他这么问她是真傻还是装傻,她就算是装傻,还能告诉他吗?

谁都知道,这皇宫有雪凝的,除了皇上就只有她与李贵妃的,如此一来,岂不是也把她扯进去了。

“先带她下去吧……”皇上望向上官云端时,仍就是一脸的厌恶,极为嫌恶的摆了摆手。

这原本就是她们事先商量好了的,若是李贵妃不说,或者皇上不会怀疑什么,但是李贵妃此刻故意这么说,皇上再将那前前后后的事情联系起来,自然会对皇后有些怀疑的。

刚刚的事情,上官云端也不算有什么危险,所以,暗中的侍卫并没有现身,不过两人去都得到了消息。

只是,看到面前的情形时,两人却是纷纷的愣住,为何没有看到她的人?

“是,没有指使。”几个人再次开口说道,只是,这次的声音却是明显的低了很多,少了几分底气。

他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在维护太上皇的意思,在其它人的听来,倒也没什么。

上官云端眉角微挑,果真如她所料,这二皇子果真够狡猾。

老夫人气的半死,身子都气的发抖。

上官凌雨倒是精明,此刻竟然走在她的前面,就算这事败露了,到时候,也不会怪到她的身上。

夜无痕的唇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仍就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紧张与期待。

“以后,绝就是你专用的称呼。”见她不语,没有听到她反驳,凤阑绝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灿烂的轻笑,再次柔声说道。

这一刻,心很痛,真的很痛,是那种让他快要透不气来的痛,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心痛而死。

是呀,凤忆希说的很对,他对主动接近他的人,向来都是保持极高的警惕,以为,他们都是有目的。

“你刚刚说,上官凌雨在夜无痕的手中?”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问道。

凤阑锐的脸上仍就有着几分怀疑,若是凤阑绝离开这院子不被他的人发现,倒也极有可能,毕竟凤阑绝的武功极高,那对凤阑绝而言,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那些大臣们却多半都是不懂武功的,怎么可能会这般突然的消失呢?

后来,太医说凤阑锐的腿废了时,他的心中更加的难受,所以,他想要好好的弥补。

而且今天的局势已定,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只是,他一直都伪装的极好,凤阑绝是怎么发现的?

只是,在她的匕首剌下去的那一刻,却突然的用力的将凤阑锐的轮椅,推了出去,急声道,“锐儿,你快走,找机会再为母妃报仇,再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如此说来,秦思柔那一身的病也是因夜无痕而得,夜无痕对她的宠,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爱,还是因为感激?

众人都是一脸的不解,不明白他此刻所谓的好是什么意思,更不明白,这个时候,绝王为会还能笑的这般的灿烂。

淡淡的声音中,立刻便多了几分轻柔。

但是,你若细细观察,便会发现,她那诱人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有些僵滞,那双远望的眸子中,似乎同样有着一种让人窒息的透视。

“绝,你这到底是为何?为了避开我吗?”女子的脸上多了几分忧郁,慢慢的转向书秋,轻声道,“书秋,你说他是为了避开我,而随便娶的那个女人吗?”

那些护卫不敢再后退了,只是,感觉到凤阑绝那一身的寒气,一个都吓的发抖,那还敢向前呀。

“小狐儿,你刚刚利用完我,就将我一脚踹开,这也太无情了吧。”只是,凤阑绝却双眸圆睁,略带委屈的控诉着。刚刚的冷冽与绝裂早已消失,唇角再次挂起了轻笑。

话怎么可以乱说呢?

“恩,是呀,叶神医的医术可是无人能及的,由叶神医在此,云儿就什么也不必担心了。”皇后也微微的点头轻笑道。

“她并不是真怀孕。”叶寒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有着几分寒意,声音中也隐着几分冰冷。

上官云端暗暗冷笑,这丞相也未免太着急,想要落井下石,那也要看看,这石头,落不落的下去。

“是。”外面几个丫头都纷纷恭敬的应着。有两个丫头向前扶着南宫雪。出了院子……

此刻这般的嘲讽她也是因为妒忌她这正妃的位子——那怕她这正妃不受宠。

她此刻的示弱会让她们掉以轻心,更在一定的程度上满足了她们的虚荣心,那么,此刻的她,在她的眼中,就成了一只,笨笨傻傻的毫无危害的小白兔。

两个人顿时扭打在了一起,正应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句古话,此刻两个人可是丝毫都不留情,都狠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

她此刻离四夫人有些距离,而且她不懂武功,扔出去的针并没有太大的力道,虽然剌中了四夫人,却也不会太痛。

上官云端暗暗惊疑间,便感觉到一道冷光直直的射向了她。“是谁,要赶本王妃回去?”只是,恰恰在此时,花轿的帘子突然掀开,上官云端慢慢的走了出来,一双眸子微微的扫过全场的百姓,那气势,那魄力,丝毫都不输给凤阑绝。

就连凤阑绝都被她震住,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出面,而且还是这么强大的气场,他虽然一直都知道她的不同,这一次却还是再一次忍不住的为她惊住。

那个男子惊住,身子微微的一颤,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更有着太多的惊愕,传言中,不是说绝王选的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傻子吗?怎么竟然会有这般的魄力?

或者那个侍卫,根本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去执行了她的命令。

只要她的男人不为所动,她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她一直都在极力的忍着,现在,似乎已经忍到了极限了,特别是看到凤阑绝那揽在上官云端的腰上的手时,脸上更多了几分满是妒忌的怒火。

而且,她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能笑的出来,真的让她都不得不佩服她了,看来,这个女人的确是不容小视呀。

“本王警告过你,你最好不要伤害她,否则那后果不是你承担的了的。”凤阑绝对上她那阴沉的脸,双眸微微的眯起,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明显的警告。

王妃其实完全可以命令她们,根本就不必跟她们商量,但是王妃现在,却在征求着她的意思,她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皇嫂,让我去吧,你的身份特殊,这个时候,那人只怕正想法设法的想要抓住皇兄的把柄呢,万一到时候发现了你,肯定会用你来威胁皇兄的,但是我不同,就算被发现了,我可以说是去看皇爷爷的,他们也不可能拿我怎么样?”凤忆希突然望向上官云端,一脸坚定的说道,她虽然不太懂朝中的那些事情,但是这个道理还是懂的。

“我知道,绝有能力处理好一切,但是,若是太上皇真的当众宣布了立新皇的事情,若新皇不是绝,那么那人肯定是逼迫太上皇的,事前过后,那人肯定会加害太上皇,以绝后患,现在,太上皇可是在那人的控制之中呀。”

因为心中的担心,他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揽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一紧。

太上皇的眸子终于转到了上官云端的脸上,只是,太上皇脸上的轻笑,却是猛然的僵住,一双眸子,更是极力的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的错愕,似乎还带着几分特别的似痛,似喜,又似乎是极为激动的情绪。

所以,二皇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争夺这太子之位,当然其它的皇子也都明争暗斗。

“四皇弟要陪自己的王妃,也不是不可,只是,朕刚登位,这朝中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四皇弟的支持才行,不过,朕不是那种无情之人,不会让四皇弟太过劳累,会给四兄弟足够的时间去陪你的王妃的。”凤阑锐终于还是忍不住,慢慢地说道。

直到凤阑绝与上官云端走到他的面前时,他才发现了他们,微惊了一下,突然的站起身,有些意外地问道,“你们怎么会来这儿?”

不过,除了意外,便没有其它的情绪,她不是外貌协会的,所以对于长相并不是十分的看重。

尚书大人若再敢说个不字,只怕就真跟那规矩一样成了死的了。

“好。”上官云端自然是连连答应,她知道,这已经是尚书大人最大的妥协,而十人对她而言,也足够了。心中对他也多了几分感激,没想到,这个人的用处倒是不小。

大约过了近半个时辰,丞相大人才带着他那宝贝儿子来到公堂。

但是,在看到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凤阑绝时,脸色微变,双眸似乎也下意识的圆睁了一下,很显然是认出了凤阑绝的。就算他的脸画的再平常,那股气势都是无法隐藏的。

上官云端的脸色也微微的阴沉,心中更是有些后怕,她刚刚站的位置离那丫头那么近,若是当时凤阑绝没有快速的带她离开,不知道此刻死的会不会是她?

“绝,那丫头已经死了,现在怎么办?”上官云端有些泄气地说道,不过,说话间,却对凤阑绝悄悄的做了一个暗示。

为了不打草惊蛇,上官云端也装出一脸疑惑的望向凤阑绝,不解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呀,那丫头明明已经死了呀?”

“属下会让人暗中监视刚刚那几个侍卫。”隐还真是凤阑绝肚子里的蛔虫,听到凤阑绝的话后,便随即低声说道。

“我是奉命来带上官小姐的。”那宫女模棱两可的回道,并没有说明是奉了谁的命令。

走进一个院子,进了房间,上官云端不由的愣住,这个院子极为的幽静,房间的摆设也是十分的精致,但是整个房间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那‘宫女’微愣,望向她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欣赏,却也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带着她直接的去了大殿。

就算他易了容,她也应该想到的。

“爹爹。”上官凌雨的眸子微微的转向上官傲天,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欣喜,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喃喃的喊道,特别是在望向上官傲天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时,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笑意。

可见,她对上官傲天的爱。

“雨儿。”上官傲天握着她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些许,脸上更多了几分愧疚,是他平时太忽略了她,他原本以为她很坚强,而且有老夫人的疼爱,有她的娘亲的疼爱,所以,平时他一有时间就陪着云儿,照顾云儿,没有想到竟然。

“你杀了雨儿,还有害死鸾儿的帐,我会一笔一笔的跟你算清楚。”上官傲天双眸微眯,一字一字危险的说道,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狠毒的女人。

“雪儿,燕儿,快给绝王请安。”两人一迈进房间,南宫雄便吩咐道……

他那唇角的笑似乎更深了几分,只是,那说出的话却是更加的残忍了几分。

“给本王废了她。”夜无痕没有丝毫的留情,一字一字狠声的下令。

上官云端本就是聪明之人,自然也猜出了夜无痕的心思,心中也微微的一动,或者,以前夜无痕对她是厌恶了,从而写了那封休书。

“给本王动手,废了她。”夜无痕看到上官凌雨眸子中的仇恨,再次冷声说道。

“雨儿,我的雨儿呀。”二夫人立刻哭喊着扑了上去,想要抱起上官凌雨,但是看到上官凌雨此刻的样子,又不敢动她。

那律法的书,皇上拿着一本,丞相拿着一本,来检验两人背的对错。

但是轮到上官云端时,皇上可能认定上官云端不可能赢,或者以为,她不会背出太多,所以根本就没有再看了。

蓝岚唇角的那丝略带得意的笑慢慢的僵住,原本嘲讽的神情也瞬间的换成了难以置信的错愕,一双眸子下意识的圆睁,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表情完全的僵滞。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背的比她还要流畅?

而那些原本虽然为上官云端暗暗紧张,却是认定上官云端不会赢的大臣们更是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特别是丞相与严大人,他们一个正看着那本书,而另一个早已经将那书上的内容牢记脑中,所以,他们最清楚上官云端背的情况。

不管是换了谁,被这么一打扰,也肯定会将先前记的东西忘记了,毕竟,那原本匆匆看过的东西,就记的不牢固,一旦被打断,肯定就记不起来了。

似乎那些字就在她的眼前,她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的。

上官云端再次铿锵有力地说道,一字一字都清晰而有力,她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这些女人这么多年来养成的思想,但是最少她可以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不满,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冲动与渴望,可以让她们有所追求。

刚刚还口口声声的要敢上官云端离开,这会竟然开始喊王妃了,而且此刻,她们的声音中都带着明显的钦佩。

房门紧闭的房间中,慢慢的传出悠扬的琴声,琴声很动听,只是,却似乎隐隐的有着几分急切,可见,弹琴的人有些着急,而且还有些心不在焉,有几个节奏甚至还弹错了。

而他也不放心将她一个人留在王府中,毕竟,她刚来凤月国,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绝王,皇上只让绝王一人进宫?”那个太监微愣了一下,再次小声的说道,只是,那声音中,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