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这个特工很温柔 > 第29章:好生之德

第29章:好生之德

这个特工很温柔 | 作者:星夏一夜| 更新时间:2019-09-02

要不是他警醒的快,这会儿,已经身死了。

趁着这个机会,炮艇迅速靠上军港码头,然后就是以连为单位的国防军冲上军港,在身后机关炮和舰炮掩护下,迅速拿下整个军港。

这几个字,说来简单,想做到却是难之又难。

她抬起红肿的眼,声音低哑:“谢妹妹,谢谢你安慰陪伴我。”

谢明曦不动声色地哦了一声:“我昨日便打发人回府去取书,现在尚未送来。你先睡一睡也无妨。”

盛鸿:“……”

“这里是莲池书院,是学生们读书之地。”

再看棋势,咬合得极紧,谁也无法布成完整的棋局。

六公主干脆利落地点点头。伸手迅疾将黑子全数捡起,放进黑色的玉盘中。

两人在书院里时常较劲争锋,如今各自结业,见面的机会倒是少了许多。

盛鸿松了口气,接了话茬:“这还差不多。明曦,我已经想过了。我有你有阿萝,此生已经无憾。别说这三年内,过了这三年,我也不要任何孩子了。我们有一个阿萝,就已经足够了。”

直至此刻,盛渲才惊觉,淮南王已老了。满额的皱纹,头上也有了白发。平日精神矍铄时只见深沉锐利,今日一躺下,便显出了苍老无助。

……

好在四皇子素来冷漠少言,五皇子早已习惯,也未放在心上,又转过头和三皇子闲话:“三皇兄,大皇姐的生辰就快到了。你准备好生辰礼了吗?”

好在俞皇后一直没有身孕。

谢明曦慢悠悠地挑眉一笑:“谢云曦被抬了侧妃,我为何不来?别说怀着身孕,便是快临盆了,我今日也非来不可。”

……

李默的行径,放在别人眼里,就是故意登门寻衅。绝不会联想到什么倾慕。六公主心如坚冰,一无所察。

半点姑娘家的柔美恭顺都没有!以后一定是只母老虎。哪个男子娶她回家,定是瞎了眼睛!

六公主淡淡说道:“此事不可一蹴而就,得有耐心。希望杨夫子能按捺得住。”

丁闯身体虚弱之极,说完这一长篇的话,已经面色惨白,有进气快没出气了。

谢明曦收拾了李湘如之后,微笑着看向昌平公主:“皇姐,这些时日殿下忙于准备就藩,无暇去探望驸马。不知驸马身体如何?”

方若梦这一对双生子,生得白胖健壮,也分外能哭能闹腾。

颜蓁蓁在接到奖赏后,磨了半天墨的气闷顿时一扫而空,喜滋滋地接了奖赏。

看来,和盛鸿朝夕相处半个多月,谢明曦心结已解,开始敞开心扉接纳未婚夫婿了。否则,提起出嫁绝不会是这等反应。

谢明曦没有装作听不懂,轻声应道:“宫中情势复杂,他此时需安心静养。不管何事,都等他伤好痊愈了再说不迟。”

只是,四皇子已张了口,谁也不便再多舌。

俞光正也“大病”了一场,极少在人前露面。

谢钧挤出愧疚的神色,柔声低语:“永宁,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生气,也是应该的。只是,家丑不可外扬。何必闹得岳父舅兄尽知。”

苦苦隐藏了多年的隐秘,也会露出端倪……

“陆迟!”李默瞪着双目,怒喝一声:“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们同窗好友一场,你连个交代都没有,就要和我绝交不成?”椒房殿内沉默了片刻。

李湘如这般哭泣恳求,盛鸿不得不应:“四嫂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救所有人回来。”

那是她放在心尖上的女儿啊!

谢明曦下手迅疾又利落,直接卸了谢元亭的下巴。

她凭借优异的成绩出色的才学,搏得祖父和父亲的器重宠爱。方家嫡女众多,再无人能压过方若梦。

快五旬的人了,还穿着墨绿这等鲜亮的长袍!一张老脸飘出可疑的香气,连一把胡须也被精心地修理过。

方若梦立刻轻声提醒:“颜妹妹,你声音小一点,夫子们就在隔壁进食,可千万别被董夫子听见了。”

赵阁老无言以对。

众人都在跪灵,抬眼时只能看到俞太后哀恸的背影。

时隔一个多月再见,盛锦月纤瘦又憔悴,清秀的脸孔泛黄,没半点神采,更没了往日的趾高气扬神气活现。

盛鸿定定神,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明曦,幸好我有你在身边。”

“再过几日便是你生辰,朕亲自替你设宴,庆贺生辰。”

永宁郡主松了口气,并不多言,张口吩咐启程回府。

谢云曦谨记永宁郡主吩咐,在父兄面前表现得极有自信:“三日之后放榜,父亲大哥就等着好消息吧!”

谢明曦脸上惯常的笑容褪去,终于露出了冷凝的真容。目中的冷芒,亮得令人心惊。面上的无情,显得那样冰冷。

……

谢钧自小天赋过人,于读书极有天分。十七岁便考中探花,绝非侥幸。他也一直引以为傲。

众人有志一同地默默腹诽。

谢元亭精神一振,立刻朗声应下。

若瑶忍俊不禁,笑了起来:“殿下和明曦小姐情意深厚,小姐也该为他们高兴才是。”

方若梦笑得有些苦涩,没有吭声,算是默认。

谢明曦深深地看了夫婿一眼,淡淡道:“确实没人能救齐郎中。齐郎中犯下死罪,非死不可。只要他一死,此案便能了结了。”

最后这几句话,纯粹是说着哄李湘如罢了。

淮南王世子也起身前去。

正门处忽地一阵喧闹,淮南王初时未曾留意,只以为是新过门的孙媳下轿时的热闹。直至管事神色仓惶地前来禀报:“王爷,不好了!”

看着真是碍眼!

谢明曦仿若什么事也未发生过,微笑着行礼问安:“儿媳见过母后。今日母后气色似好了一些,看来,殿下归来,母后心中也踏实多了。”

这一日过后,昌平公主连着数日未曾进宫。

谢明曦低声对盛鸿说道:“驸马送信去了顾家,顾家近来动作频频。似有为瑾儿择婿之意。”

“你也别再喝了。”谢明曦随口笑道:“大家今日都喝得不少了,酒宴就此散了吧!”

……

谢明曦等人立刻转身,齐齐拱手行礼:“学生见过山长。”

可惜,梅妃的欢喜终究成了一场空。

俞皇后心中暗暗冷笑。

孩童们还没反应过来,尹潇潇已大喜过望,抢着点头:“当然愿意。霖哥儿,霆哥儿,你们两个快些过来,一起给山长行礼道谢。”

说话间,就见谢明曦抱起孩子,轻柔地拍了拍,然后低声哄道:“宝宝不哭,以后不理粗鲁的五婶娘了。”

“今日早上我和姐姐换了衣物……后来,去了御花园戏耍。我故意躲了起来,姐姐到处找我。不知被谁引着去了水塘边……是我害了姐姐……死的应该是我……”

话语中的鄙薄轻视之意,清晰可见。

可惜,直到闭眼前的一刻,也没等来心冷如冰的天子。

尹潇潇不愧出身将门,自小习武,射御同样出众。御马的动作干净利落。谢明曦也毫不逊色。

六公主策马疾行,目光紧紧地盯着前面的四皇子。

盛鸿动也未动,右手稳如磐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四王兄,承让了!”

等了半日的谢老太爷徐氏迫不及待地迎了出来,张口便问:“明娘比试成绩如何?”

他才是谢家长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