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隔墙有娇花 第94章:门到户说

隔墙有娇花

冰清玲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3297

    连载(字)

43297位书友共同开启《隔墙有娇花》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4章:门到户说

隔墙有娇花 冰清玲 43297 2019-09-02

本着优质秘书不问、不说、不看的“三不”原则,amanda放下衣服,强压下心中的八卦,走出蓝弦的家。

颜末坐在邵阳的对面,看邵阳这样子摇了摇头。

……蓝弦沉默以对。

胸大无脑,能上位,还不是因为她什么人都陪,上面什么样的要求,她都去做……

蓝弦心中暗笑沐菲白痴,同时大方的去抽原本该死沐菲要受的惩罚——唱融柳的歌。“既然如此,大家都准备一下,我想不需要我提醒各位注意事项了,等主持人的开场舞跳完后,你们就一次出场,希望大家有个好的表现,更希望人们的电视剧大卖。”王姐官方的道,说完便把众人交给工作人员。

而就在众人都说蓝弦潜规则,借莫庭上位时,《神之子》又传来了许多好消息……

“我没有,她没有告诉过我。”莫放最初是希望,随后又是黯然。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那些对着记者哭诉融柳生前多好,多么照顾他们之类的报道通通没有见报。

邵阳让他告诉蓝弦,要么接受公司的安排去和制片人、导演沟通,要么等着被公司冷藏。

蓝弦一一笑着回应。

“耶?蓝弦怎么了?”导演正准备上前夸蓝弦几句的,可没想到蓝弦一溜烟的跑了,很是不解的看向任宇泽,他是最后与蓝弦说话的人。

众人齐齐回头,看向那不稀稀拉拉滴着的人工雨,不敢相信的互看着。

开机仪式顺利结束,就在蓝弦与白雪准备与剧组的人一起吃外饭,就去赶电视台一个通告时,意外的事情发生……

“莫少……”军队中肩上带杠的上校大人走出来,对着莫庭敬了个军礼,言语间颇为尊重。

一般想要出演什么,没有人脉和实力只能接受潜。但是要参演国际张的电影你想被潜都难,因为想要被潜的人多的可以排队了。

再来,融柳也不屑去演他的片子,虽说不用担心被潜,但与制片人和投资商周旋是必要的,那些制片人和投资商恨不得把融柳给融了……

莫庭朝她亲密的一笑,便对着导演与制片人还一干的演员道:“我和小弦要起去吃饭,你们要一起吗?”

大金集团倒了后了,对于这个圈子里的男女来说都是一个极好的消息,但同时又是一个极大的震荡。

当然了,莫庭很确定蓝弦不是为了迎接他而特意去沐浴的,因为她看到蓝弦的手机有数个未接来电,而这些都是剧组的人十分钟前打过来的,也就是说蓝弦早早的就在浴室了。

“当然可了,蓝弦小姐,你放心好了,只要伺候好我们老板,有你的好处……”男人一脸的热情,给蓝弦介绍着好莱坞哪个大导演和他们老板是哥们,哪个国际明星就是他们老板一手包装离来,那语气好像好莱坞是他们家开的一般。

而蓝弦呢?她也懒得拒绝,莫庭这个男人似乎不接受拒绝……

经纪人很明白墨云天的个性,但是在这个圈子里需要暴光,没有暴光渐渐的观众就会忘了你的存在。

“蓝弦她今天的拍摄结束了,刚回酒店了,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她?”张导内心澎湃呀。

“阳,别……”颜末挣扎着,他这档节目还没看完呢。

话说莫大少的演技实在不怎么样,好在有蓝弦的配合。

蓝弦离开客厅,莫庭脸上的温柔也立马收了起来,一脸挑衅的看着墨云天:蓝弦是我的,别乱打主意。

“蓝弦名不见经传,凭什么入了绽放的眼?”

“lisalisa……”下面的观众不记得蓝弦的名字,但却记得lisa的名字,很是给面子的大喊着,这一幕看的人眼酸,先爱人的果然卑微。

前两排的人立马站了起来,一个个一脸卑谦的给莫庭打着招呼,脸上笑的像朵花似的。

整个舞台都失色了,彻底的沦为那一抹绿的配色,不知是谁大喊一句:“夏绿,太beautiful了,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拥有一件夏绿。”

深到骨髓的爱,隐忍到绝望的爱,不顾一切的爱,别说观众了,就是白雪也动容了……

新生代小天王任宇泽和玉女沐菲携新剧《无可救药爱上你》告诉我们,职场中也是有完美的恋情的。

无视蓝弦眼中的那一抹不耐烦,莫庭继续带着蓝弦在宴会上周旋,虽然没有明确的介绍蓝弦说是他的女伴,但这架势却是让人明白的,众人心照不宣,笑的一脸暧昧……

蓝弦相当无聊,这年头记者的问题好白痴,这么明显的陷阱她怎么会跳,来个有难度的好不好……

“中国仕女”

记住,你现在是蓝弦,别再弄错了,别把职业道德给丢了……

“叮铃铃,叮铃铃……”蓝弦的手机声响起。

这个圈子每一个都是人精,这几天蓝弦的势力无人可挡,他们当然不敢再欺负蓝弦了。

沐菲没对再针对蓝弦,但时不时的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蓝弦,让蓝弦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转了一圈发现自己真的没事做,蓝弦乐的清闲,准备去找白雪打个招呼,她要去采买一些能够正常穿出门有衣服,之前蓝弦那些衣服实在不适合,她要走温婉气质的路线……

虽然出席公众场合的衣服有专门的造型师,但依她现在这个样子想配一个有水准的造型师估计不容易。

蓝弦想白雪喜欢的书莫庭应该也会喜欢,毕竟男人都一样……

“好。”蓝弦突来的声音让莫庭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想将手中的书藏起来,哪知手忙脚乱间却是将手中的掉在了地上,好在手上的纸握的紧紧的,没让蓝弦发现……

蓝弦看莫庭这样只当自己吓着他了,怕莫庭尴尬,蓝弦很是实趣的转身,在饭厅里等着莫庭。

蓝弦学莫庭,飞快的否认:“我才没有……”

“是啦,是啦,你快放手……”

还有一点就是越到后面出场,机会越小,因为导演和制片人什么都累了,也审美疲劳了……

就算她是这个圈子中公认的“清莲”又如何,清莲立世久了,也会被污秽沾染的……

王亦诗一句“感激”的话,成功的挑起了众人对蓝弦的嫉妒,蓝弦身后都有一个莫庭,大手笔的为她出动部队,干吗还要来和他们这些小人物抢一个角色……

拿起电话,想拨个电话安慰一下蓝弦,可按出通讯录却是发现他没有蓝弦的电话。

导演抬头看向正朝停机场飞去的直升机……晴了一个月,可在融柳葬礼的这一天,天却突然下起雨来。

清一色的黑色衣服,黑衣套装,无端让这葬礼沉重了起来。

“天啊,好神奇呀……”

而这这正是莫庭所要的,毕竟他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娱乐头条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他这一次宣传了中山装,但也难保回国后,被上面的人批……

蓝弦不错,这两天身上的衣服,足够引出一股中国风了……

“这个你们就得问墨前辈了,如果各位记者朋友没有什么事的话,麻烦你们让一让好吗?我要进剧组拍电视呢。”蓝弦脾气很好的说着,同时若有似无的提醒着众位记者,现在的沐菲和她身上的衣服比她更有新闻的价值……

毕竟昨天后台发生的事情,沐菲可是功不可没,没有她去找蓝弦麻烦,蓝弦也不会引起墨云天的注意……当蓝弦转身时,就看到莫庭脸上那狐狸般的笑,再看莫庭站的位置,刚刚好卡在进出浴室门的中间,这……

莫庭一脸委屈的看着蓝弦:“小弦,你让我出去,我可是相当配合,我出去了,你快点换衣服吧,换了衣服我们出去,为了来找你,我早餐还没吃呢。”

蓝弦想要摆出大方无所谓的样子,殊不知莫庭早已看出她的生青涩。

虽说莫庭的交友对象大多是名门小姐或者出身不错的书香世家小姐,但那些女人也只是人前高贵,在莫庭的床前一样的化身为浴女,她们随便一个脱.衣和穿衣的动作都比蓝弦来得自然和熟练……

蓝弦站了起来,神色淡然的站在那里,任对方打量,优从容的样子就如同古代贵女,不是傲气而是韵味十足,直视打量她,似乎是一种失礼的行为……

“有什么事就说,吞吞吐吐像什么样。”莫老爷子这下真的生气了,他戎马一生,最不喜欢这种不爽利的人。

蓝弦心里笑翻了天,白雪被人嫌弃了,他这个样子也只有自己不在意吧。看白雪尴尬的样子,蓝弦大方的替白雪解释:

蓝弦,能让墨云天欣赏,的确是有两下子。

天皇两次出价要买蓝弦的合约,都被他拒绝了。

是的,整个圈子的人都认为蓝弦是搭上了r&m集团的总裁莫庭,因为上一次融柳能代成为r&m集团的代言人是搭上了r&m集团的二少莫放。

好莱坞大片都是大投资的商业票,他们首先要保证选的演员有价值,才会考虑其他,不过在差不多的实力面前,后面的运做就很重要了。

中方的记者不停的扇动着,有几个热血的记者立马也附和了起来,蓝弦很干脆的应承道:

封后了,见家长了……蓝弦演艺圈的路也就要完结了,完本基本上就在这一两天了,不知为啥,好舍不得呀……“总裁?”莫庭的超级特助,莫庭口中的风子秘书推门而入,看着黑暗的办公室,也不敢开灯,顺着莫庭手中那忽明忽暗的香烟找到莫庭的所在。

蓝弦红了,红颜与紫心也跟着火了一把,这两个人的经纪人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将红颜与紫心顺势推了出来。

要成名除了实力与外貌外,与记者周旋也很重要,而蓝弦目前俱备了外貌,至于实力?能在经纪人和队员的排挤下如此游刃有余,实力应该不弱,颜末明显是看好戏……

没办法,谁让蓝弦站那么久,就是不说话。

“当然是真的,别忘了我是演员,我知道怎么摔才会最吓人而伤又不重。”蓝弦的语气隐含几分小得意,在这里她不需要演戏,她只要做自己就好了,在这里除白雪就是她自己。

想要生活在阳光里?

蓝弦配合的点头。

来电显示是颜末。

总裁加班,他跟着加班,总裁不加班,他还要加班。

那是打电话的好地方啥……

当然了,既然是庆功宴,《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剧组也是会参加的,不过他们的位置就没有蓝弦的那般好了,很偏,很不适合拍照……

要说人脉和消息,白雪与这简大经纪人可是一个天一个地,简大经纪人手中的剧本肯定要比那些找上门的好多了,毕竟没有敢拿烂剧本去邀请墨云天……

蓝弦也不忙着接电话,而是起身先将简大经纪人给送走,大神的经纪人也是大神的,不是她蓝弦可以藐视的。

镁光灯下的蓝弦就如同明珠,璀璨夺目,蓝弦天生就适合站在镁光灯下,那样的蓝弦才是最美的,可是他真不想蓝弦再继续从事演艺的工作……

莫庭,等我,等我回来,我会解释的。

蓝弦这句话让莫庭整个人无法言语,质问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不敢看蓝弦是的双眼,莫庭几乎是落荒而逃……

半个月后,蓝弦狠狠的松了口气。

“莫,莫,莫总。”白雪睡意全消,立马从床上翻了下来,站的笔直……

最近白雪各方面都很顺利,而这样的白雪才是真正的白雪,只要他好就行了……

打开手机,果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有几个是莫庭的,还有一个是陌生的国际长途,看着那号码,蓝弦犹豫一下,回拨了回去……这个镜头过后,才是男女主角相遇的那一幕,看到这里蓝弦终于明白了,这应该是导演临时调整的。

态度强硬,不经意便流露出女王气场,把众人给震住了,场上的气氛又有一瞬间陷入了尴尬。

而不知是那女主持人太白痴,还是什么的,看到蓝弦半天不说,又再次催促道:“怎么了?还不会吗?要我再教一遍吗?”

“什么公司?”蓝弦兴趣缺缺的问着。

“哦,好,我这就去。”还是不明白,但影说了去买,那就去吧,去买套漂亮的,也许影的心情会好的。

“影,那个,我和爷爷联系了,爷爷说,要你去燕子楼见他。”低着头,幽韵琦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影是个不喜见人的人,他肯见爷爷已是万好,她原本是打算请爷爷来宇府的,可是爷爷却说什么也不肯,就要影去燕子楼。

“我不能建一个燕子楼,但一定可以护好燕子楼。”话里的含义似乎只有影与幽冥手明白,因为韵琦正一脸不解的看着两个人,影回答了爷爷的话吗?接下来的生活对于影来说既陌生又暖心,他不知道自从他点头愿意试着去爱这个女子后,这个女子会变得如此可人,如此体贴,如此以他为中心,明明就是衣来伸手的逍遥少主,却可以为他停留脚步。

飞奔过去,揉着幽老的脖子,撒着娇“爷爷……”

“爷爷,东西呢?”

“呶,拿去吧。”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幽韵琦,眼里满是不舍呀,心疼呀,那里面可都是万金难求的宝贝呀。

他该明白的,他与皇兄的不同之外就注定了他的死亡,没有了父皇的宠爱,他就什么都不是,而皇兄不同,即使没有父皇的宠爱,依旧没有人敢动他分毫。

哈哈,他明白了,明白了,当年那场刺杀,父皇早就知道他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人,所以才会在皇兄一站起来时,就开始布局杀他,他真蠢,自以为天衣无缝,却忘了那人是皇帝,原来早在那时他就埋下了死亡的种子。

儿臣无用,护驾无功,肯定父皇恕罪。跪了下来,语气里是请罪的惶恐,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点也不担心,父皇如果真要治他的罪,启会让他进宫见到他这个样子,而且,依父皇的样子,定是没法救了,如果能有救,父皇定不会如此示弱,当年遭刺,被埋雪山时,他就知道,他的父皇,能活下来,定不在意牺牲一切。婉如轻轻的抱着知心,在知心的耳边说着

“宇家早已成为皇家的眼中盯,再一味的隐瞒只会让皇家更忌惮,还不如亮出家底与皇家谈判,好谋个活路。”早在还是那个男人当皇帝时就开始关注着宇家的一切,宇家自以为稳当,却不知早已落放他人的算计中。

影看了吴清一眼,把吴清一惊,这男人发现了他私底下的动作?不是吧,他不像是有武功修为的人。

而且要是外公和母后知道了他体内的寒毒能被逼了出去,他能够重新站起来,他们还不知道有多开心呢,而且,而且他们之前一直在计划的那件事,速度可以加快了,轩辕曦,我的五弟,皇兄真是高兴,你看到本王站起来时的样子,那一定很精彩,哈哈哈哈。

“该死的,这群人到底追到时候才算完。”

炎烈一边清洗着自己的伤口,一边头也不回的说着“到我们全部死了,或者我们进了京城”

那是他们计划的关健,也是他们认为最好掌控的人,到底哪里出了错,让一切脱离了轨道。

出城了,城门还有接应的人马,比这安全多了。知心觉得轩辕晗今天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多想,只是认为他对自己的双腿不满而已,为此,知心回到落霞院后,除了吃饭的时间就天天泡在医书里,并不停的拿着自己专用的银针对着自己试,希望能快些找出一个好的办法。

替轩辕晗做完一些辅助治疗的穴位按摩后,便会陪同轩辕晗一起用完午膳,然后轩辕晗午休,而知心就再散步回落霞院,下午和晚上除了吃饭与睡觉就埋头在医书里,寻找一个最好的最有效的治疗方案。

“退下”在房间里的轩辕晗虽然很是奇怪,秦知心怎么会在这近半夜的时候找他,但他还是迅速的调整了,把向他汇报情况的影挥退了下去,自己也立马装作睡着的样子。

“老爷,我们不能如此放任呀,要是让靖暄越陷越深,那靖暄他……”闻人夫人说着说着,眼眶就泛红了,虽说靖暄那孩子,可是,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儿子呀,唯一的孩子呀。

“靖暄,我没事,谢谢人的邀请,今年过年我另有事情。”今年过年,她只想一个人过,一个人舔着自己的伤痛,新年,多大的讽刺,一个合家团圆、欢乐的日子里,她知心只有一个人,孤孤单单。别人是欢庆祥和,而她只能独自悲伤。

(下面是广告时间,没兴趣的亲亲就不用看了:阿彩的好友艾妍儿的新书《妹妹太嚣张》:小狐狸精倒霉的穿越了,钻进了傻子莫朵朵的身体里,更倒霉的是,有后妈,看五岁小娃大闹莫公馆,再闹翻天辰、冷罗两大组织!有兴趣的亲亲们可以去看看。)是的,轩辕晗想到了,吴清的一句光明正大,让他明白,原来,这件事情的幕后之人竟是他最亲的,只因为他的坚持,他们就要置他于死地,他死了,父皇为了轩辕王朝的将来,为了轩辕王朝的血统,也只能默认,不是吗?

“知心,你别担心,轩辕晗他在那里一切安好,在行馆,有那么多护卫保护,定不会有事的。”

“靖暄,我说了,益州不是瘟疫那么简单,我总觉得那里很有问题。”

“反正我不能让知心你去涉险”让知心涉险,还不如杀了他好了。

哪知郑国公根本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把眼睛移的远远的,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一般,郑怜心绝望了,爷爷这种动作她很明白,这说明她是一个没用的东西,郑国公府是不会要她的。

“晗儿,别忘记了,一个月后你就要去迎娶郑国公的孙女了,我们可是答应了郑国公,虽是侧妃,但却是已正妃之礼迎之的,那秦知心正妃的位置可是不会久坐的。”看着还有些摇动的轩辕晗,司徒大将军说出了重话,晗儿与秦知心早在最初就无可能的,晗儿的腿未好,她秦知心只是个挂着名的王妃,现在晗儿的腿好了,她秦知心还有什么资格站在晗儿的身边呢。

站在山顶上的知心看着眼前这秀美的的树林、火红的枫叶,忍不住一个深呼吸,感受这天地间的美好。让他灰色的世界,添了一抹亮,让他无情的世界多了一抹暖。

依依不舍,这个地方,她好不容易遇到了个亲人,就要分别了。

两人忙乎了半响,终于长度够了,吴清把那用腰带与外套系好的长绳一头绑在自己的身上,一头递给影。

“吴清,先带知心上去”放下悬着的心的轩辕晗,看到挂在自己旁边的吴清。

轩辕晗理都不理这群人,挥了挥袖就往客栈里走去,众士兵面面相视,待他们起身后,发现了情况才明白,一向温和气的太子爷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惊喜,妇人的眼里满是惊喜“敏之,太好了,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娘就知道你不会丢下娘的。”语里尽是哽咽。

“为什么,为什么,她是我的母亲,我唯一的母亲,你怎么可以,让我如此不孝,怎么可以不让我知道。”

“闻人宰相,以你刚刚的话,朕可以摘了你的脑袋,但念在知心的份上,朕就不与闻人宰相计较,闻人宰相退下吧。”

“你?”

也许是怀着身孕的原因,也许是因为经过了这么多事,婉如总算是懂事了的原因,现在的婉如少了在京城那种张扬的美,多了一缕温和。

吴管家小心意意的收起不屑“司徒小姐慢走,老奴就不送了。”

老泪纵横的说着“爷,您总算回来了。”

扶着吴管家的手已越发的紧了,吴管家吃痛但也不敢说什么。“知心呢?”

咳咳,知心的话,说的轩辕晗面色一红“知儿,你放心,日后晗带给知儿必定只有幸福。”说到这随即又想起,虽然知心信他,但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

“你?”知心起身,轻轻的拍着哭的哽咽的婉如,她以为婉如一直都是幸福的。

“姐姐,你放心吧,太子已答应我,只要我这次帮你,他定会安排我接下来的生活。”婉如笑,笑的轻松,接下来的人生总算是她自己的了。

宇定北像来不喜欢宇定南,说是,看他那虚伪的样子,让人恶心,也不知道他心里想啥,随时都算计人,和这人相处累。

两个时辰,炎烈走了进来。“联系好了,丑时他们会助我们行动”

(嘻嘻,最后打下广告,彩的好友,月见的新书《困情殿》在3g火热连载,在很虐很纠结,推荐有兴趣的朋友去看看。)“王妃,王妃,太好了,你总算醒了”小依和小琳一直守在秦知心的床前,看到秦知心幽幽睁眼,高兴的大叫起来,现在她们被关在这个院子出不去,可担心死了,要是王妃有个万一,那该如何是好呀。

“那,小依,秦府的事呢?有什么新进展吗?”二天,还好还好,有时间,还来得急。

第二天,站了一晚的秦知心支撑不住了,倒在了地上,吓坏了两个小丫鬟,跪在一边不停的哭着。

医馆的大夫摇了摇头“林婶呀,不是我不愿意救呀,而是老夫实在救不了呀,你还是早早把孩子抱回去吧。”

看越走越远的轩辕晗,闻人靖暄不得不大声叫着。“我告诉你行不行。”

“婉如,如何?”不急不缓的声音,更添一分威严。

轩辕曦的眼里有着幸灾乐祸,秦知心,你竟敢反抗父皇的话,嘲笑的眼看像轩辕晗,三皇兄,我看你今日如何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秦知心。

“司徒府”重重的一拳垂在木板上,还如此虚弱的他几乎用尽了全部力气,整个拳头全是血,温的脸也些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