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可追

猫九九啊-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678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36章:拔葵去织

猫九九啊 36782

“宫弦,宫弦。”我大喊着宫弦的名字,然后就想往他的方向跑过去。

看到陆雅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直觉我觉得这通电话里可能会跟我有关系,于是我悄悄的靠近了一些,把耳朵贴在了陆雅的房门,反正现在的她心情很是不好,一点也不用担心她会发现我。

只听见他说道:“陆小姐,抱歉,我没有完成这个任务。实在是不好意思,碰到的这两个人实在是有妖术,我不敢继续跟着了。这两天让我看到的鬼怪已经令我茶饭不思,现在我只想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真的可以睡了吗,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不会再出来了吧。”小珏惊喜的问我。

我一天事情都跟着张兰兰,倒也没什么。上了车,我们又一次的准备去机场。感觉今天一天,就像是开启了一个传送门一样。从这个地方运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呆上两个小时又来到这个地方。

终于,我一个不小心趄趔了一下,仰头就往外倒去。

于是我尝试过找到屋外。可是眼前的一切使我不敢再轻举妄动的往外走。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戒指上的结界,却打不开。没有了戒指的保护,而张兰兰又说她手头的工具不够。还无法消磨那个,浑身长满了红色血虫的人。

我也顾不上干净不干净,也仰头大口大口地喝起来。直到一碗水进肚,我才觉得我的身体,缓和了一些。

“宫弦,宫弦你快来看看呀。那是不是张兰兰呀……”我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哭音,手脚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兰兰,你怎么了,兰兰……”

我用手指指着他,并对他一步一步逼过去。

“宫弦,该怎么救张兰兰,我看到兰兰脸上的死灰色越来越重了,你快点救救她吧。”

看着无风而动的野花及青草,我侧止看向宫弦,直觉那些花儿草儿的是向他致礼吧。可是宫弦脸色如常,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

“这个故事和我梦里的差不多,我愿意帮你们,但是我没有办法看到那个女孩,我知道那个女孩真的很可怜,我也想要帮她,但是我看不到她的话,我就没有办法帮助她!”这个时候王鑫的老婆脸上也露出了难色。

“大陈小心!”没来由的,我会心中一跳,于是出言提醒大陈。

张兰兰看到了我疑惑的表情。把我拉到了她的身后对我说:“别怕,有我在呢,我们出去看一看。”

我快点走出了房间,却见过道里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看来张兰兰也正有此意,看着我往外走,她问也问的就跟上了。

“怎么了,兰兰。”其时这个时候我也已经发现了不对劲。那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虽然景致跟白日里我们看到了房屋的样子没有多大的区别,可是这里的花还是那个花,树还是那个树,可以最大的区别却是,这里的花、树包括所有的物体,它们都没有影子。

“算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走的了,反正知道了是走不出去的,费那个劲干什么。”

不行,我得自救。我看了一眼车窗处正四处玩耍的游魂,已经顾不顾他们会不会对我们有害。我跟张兰兰必须下车。只有我们下了车后,宫弦才可以腾出手来画符,才可以对付得了那棺木里的恶灵。

无论陆雅怎么拨打电话,宫一谦都始终是不接。我有点木木的说:“这个,宫一谦或许现在有事情呢?”

“那是她的前几世吧,应该不是这一世的事情,听他的爱人说,这一世的她是一个极为善良的女人。”张兰兰诱导那个飞天蛮,希望她能够放下屠刀立即投胎去。

顺带着看自己天资聪颖,冰雪聪明,赏给自己一个终身的绝技,让自己出去斩妖除魔,捍卫正道尊严什么的。

我摇摇头,“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感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会有一种不安的滋味。”

其一,找到给你下降头的人,用她的血加上一些简单的东西就能够破解。可其二,就是要找到一种非常稀少的药材。因为难得,所以古书上几乎没有过多的记载,只知道它长在黄泉畔,要取得,付出的代价显然也是很多的。”

张兰兰抓住我的手,轻声说:“真的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

就算我有了白玉镯,但是一谦也有了陆雅。唉,不过为什么没有白玉镯,我反而更没有这样的信心去面对宫一谦呢?

没有灯的房间,只有余下的几个蜡烛。因为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而随意摆动。

我看到张兰兰皱着眉头好像是在仔细的去感应周围,好一会儿,她才用手点了点我的额头,“梦梦,你是不是神经过敏了,我什么也听不到啊,怎么说你也是亲身经历过好几回这种事情了,怎么还如此的没有定力。”

因此当我看到三轮车的司机眼神不对时。

我都佩服起我的适应能力了。竟然这么强。昨天还满身疲惫,满身狼狈呢!今天就已经可以谈笑风生地开启了下一个旅程。

“嗯……”曾大庆沉吟道:“不过接下来的我就听的不太清楚了,因为我总不能一直就趴在小溪的房间门口去听听她在里面干什么吧?虽然说我是她父亲,但是这个年龄的小女孩儿不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吗?”

我的短信才发过去没多久,手机屏幕就一下子变成了来电的界面。猛然一下子把我给吓了一跳。我颤抖的抓稳了手机,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是张兰兰的名字,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放心的接了电话。

我的身体在往大明方向靠,好在刚才大明为了寻路,往前面走了近百米的距离,现在正往回走,这才让我没有立即就对大明投怀入抱。

张兰兰听到张会长处有她想要的药材,自是大喜,连声的称谢。

一进到房间里,张兰兰就将屋里所有的窗户关上,并拉上厚厚的窗帘,她一边将那一大包药材全部都倒在了地板上,一边跟我说:“林梦,制药的事情错了一道工序也不行,因此你也帮不上忙的,你就安心的睡一觉吧,这些交给我就行了。

“这是……”大明用手指了指周围,他也感觉到了温度的不对劲。

我连忙抓起那杯还没有喝完的水,又一口气的将水全部都喝完,方才觉得好了一点。我的邻坐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应该是感觉我这一动一动的太不正常了吧。

只是我所处的位置,却是医生可以看得我,而我却看不到他们。

我的脸上已经现出的惊吓到的样子,手也跟颤抖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应该是已经被吓到的样子。

于是我从包包中掏出了一把在银质小刀,锋利的刀口在烛光的光影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要不是它的用途太过血腥,那么眼前这个看到的景象也还是很治愈的。

我是不敢将手中的刀子变作针一样狠狠的扎下去,毕竟再怎么样也是十指连心。随便扎上哪个都会很疼。我左看右看,实在是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于是我只能将手臂反转过去,然后轻轻的在手腕上划了一下。

而且刚才确实是感觉到撞到人的感觉。难道我从巷子里跑出来了吗?

“哼,这一点雕虫小技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更何况陆雅也该得到一些惩罚,谁让陆雅出门不带脑子,谁都得罪。”身边的张兰兰对我说着,然后一脸讨赏的看着我。

说着张兰兰就要收起她手中的紫色球,我连忙阻止了她,因为此时忽然我的身体感觉到一阵冷意,因为我从紫色球里看到了一张阴狠的脸,那是一个小老头的脸的,说他小是因为他的个子很小,小到也就是半人高的长度。

“夫人,夫人,求夫人开恩啊,开恩啊。”

大陈起先是一脸的奇怪,他想不到我的思维转得那么快,一下子就从车上的这个人体模型转到了他的佛珠身上。

这样宁静雅致的生活正是我所想要的。远离城市的喧嚷,没有算计,也没有虚伪。

我义正言辞地要求宫一谦删掉手机里的这样的应用。

一切看起来都非常正常。却在凌晨时分时,我跟张兰兰被一种脚步声给惊醒。

我早忘了被他占了便宜,急忙的问他:“你好了吗?身体完全都恢复了吗?”在现在这个离我生命不到四个小时的时间里,能够看到宫弦,我心是欢喜的。

“在医院拍的那段视频呢,你拷下来没有?”宫弦坐直了身体,严肃的看着我。

王先生说:“我不稀罕那1千块钱。我女儿都不能正常生活了,整天搞的家里人心惶惶。如果她能变好,别说删差评了,再给你一千我都行。”

吃晚饭的时候,我随便的坐在欣欣旁边,没想到她说,“姐姐,这个位子是给我家宝贝坐的,你不能坐。”

我被好奇心驱使着走进,碰了碰那个雕像。它的外表像是金属做的,摸上去很凉。被我这么一模,雕像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欣欣突然闯进来看见我的举动大喊道,“你住手!不准碰我的宝贝!”

哟,瞧瞧瞧。我就知道陆雅不会这么稳,这不,刚装了没两天就开始露馅了。

我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是知道萝卜和人参同吃会滞气,尤其对我这种体虚滑过胎的人来说,这种东西最好不要碰,今晚这东西来的这么巧,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

宫家人在对我解释了半天后,我又还有什么理由去跟陆雅计较呢。之前就知道这个陆雅不简单,也真没想过陆雅的心机这么深。

我刚想摆摆手表示自己什么也不想要,但又觉得未免太单调,“一杯清茶好了,记住不要太烫。”吩咐完这句我便抬脚想到凉亭,“对了,把鱼食也拿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