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可追

猫九九啊-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678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5章:响彻云霄

猫九九啊 36782

只是战后的两年,他们全国上下都会很苦,平民百姓可能会吃不饱。因为北齐那个鬼地方,几乎是一毛不拔,除了极少的牛羊外,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这一战打起来大秦会很亏。

废塔很高,秦寂言随时所指的方便产,正是江南正中心。那一块是达官贵人聚居地,而作为江南官员的焦向笛与顾家三叔正好也住在那里。

声音很小,可封夫人与顾千城却听到了,两个女人同时一震,皆认为封似锦烧糊涂了,在说糊话呢,可封似锦下一句话,却让两个女人不得不面对现实……

转身欲走的人那人,在江湖中也颇有地位,当即就恼了,“我感恩药王当年救我妻子一命,君姑娘一写信给我,我便立刻前来相助。可这并不表示我没有原则,为报恩连道义国法都不守。你们让开,今天这事我就当做没有发生。”

“既然是秦王的意思,为何不提前与祖父商量?”于顾家有利的事,他断不会拒绝。

“这不可能!”

顾不得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秦寂言连夜进宫求见老皇帝,执意带伤去江南。

皇子献完礼后,就该轮到孙子辈,往年秦寂言都是孙子辈中当仁不让的第一人,可今年秦寂言不在,周王世子和赵王世子就起了心思,两人谁都想争这个第一,可又不想做得太难看。

“殿下这话真毒。”顾千城朝秦寂言竖起大拇指。

顾千城从来不是什么善茬,之前在长生门的手里吃亏,那是没有办法,谁叫她实力没有人强,只有认栽了,现在?

没有让暗卫紧张太久,顾千城手中的刀不断地挥出去,赵王派来的人根本无法近顾千城的身,不多时对方身上就带了伤。

顾候爷在家呆了五天,不知听了多少难听的流言,而这些流言都和顾郑氏有关,顾郑氏在京城百姓眼中,只比青楼女子好那么一点。

他的千城,怎么瘦成这样。

“顾姑娘,我们这就去准备。”暗卫饭也不吃了,将半生不熟的肉随手往嘴里塞,就飞快的把火灭了,然后捡了枯枝树叶将痕迹掩去。

这些家具,都是按赵王府新房尺寸打的,选用上好的紫檀木,价格不菲,甚至有价无市。当然,打家具的木头,自然不是顾府出来的,而是她母亲的嫁妆。

那个懦弱胆小,时不时就需要自己出面撑腰的小女孩,现在已长大了,现在已经不需要讨好她,看她的脸色了……

他在想,他是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顾千城这两天一直在顾家没有出去,连封似锦的药也是让下人送出去的。她就怕自秦寂言传消息过来时,她不在,……

祥云客栈的案子破了,凶手是客栈的掌柜和小二,和顾千城推断的一样,是为了银子杀人,而不是像两个老仵作所说的那样,是密室杀人案。

得天下难,守天下更难。幸得赵王是造反,不然凭他此举,会彻底毁了皇家在百姓心中的地位。

“退下?”凤于谦突的一笑,像看傻瓜一般看着倪月,“又遇到一个脑子不清楚的,算了……本将军懒得与你废话,将人拿下。”

后悔吗?

公平、公正就是不能偏向顾国公府了,大理寺的人绝对是人精,收了状纸当天就派捕快去核实情况。

秦寂言所言半句不差,封大人看到一封封弹劾顾贵妃和顾国公府的折子,笑了一声便让人全部呈给皇上。

“确实,刚刚听的时候,我感觉秦王说话时,一直看着我们,似乎就在等我们做什么。”北齐几位将领边走边说,语气是浓浓的担忧与不安。

“顾姑娘可平安生产?”看到少女一脸惨白,秋离隐有不好的预感。

路不算宽,停了一辆马车后,就只余三人并行的路,要给后面的马车让道,前面的马车都要大动,才能勉强让出一条可以让马车通过的路,而这也是身后动静闹得这么大的原因。

秦寂言刚登基,朝臣还没有摸清秦寂言的脾气,一时间也不敢太过。而且封赏朝臣是好事,他们哪里会破坏。

直到这群人冲进来,天牢里的犯人才相信这是真的,惊喜有之,失望也有之,当然更多的是平静,因为……

四对二,暗卫在人数占了上风,再加上忍者看到局势对自己不利,也有些慌了,一不小心就露了马脚,被暗盯上了。

蜘蛛女在前面引路,“圣女,这里我曾经到过,原本两座山都有阵法保护,没有人带着,外面的人进不来,我倒是知道原来的路,只是现在山塌了,也不知原来的路还能不能走。”

母子二人惊魂未定,回去时母子二人一辆马车,怎么也不肯分开。而老夫人虽然吓得不行,可姜到底是老的辣,很快就恢复冷静,回去的时候把承欢叫到自己的马车,抱着承欢“乖孙”“金孙”“宝贝孙儿”叫个不停……

“好厉害!”看到秦寂言不需要借力,踏风而去,一干土匪傻眼了,而秦寂言接下来的话,让他们更加傻眼了。

猪头六怕,怕得要死,可一想到他的儿子,他就有勇气了。

太上皇这话,直接堵死了让封老爷子醒过来的可能,可封老爷子晕倒了,谁来劝说太上皇?谁来与太上皇周旋?

“去,叫景炎出来见我。”秦寂言没有在这些人面前,自称“朕”。这些将士虽然大秦人,可并不曾见过他,就算曾在江南见过他,这个时候也不一定能认出来他。

秦寂言斜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封似锦黯然消瘦的背影,手指轻敲扶手,唇角微扬,无声一笑。

“周王叔,朕之前对自己的亲人,从来没有赶尽杀绝过。”秦寂言并没有接过周王的话,而是说了一句是而非尔的话。然而就是这句话,叫周王脸色微变,小心又谨慎的问了一句:“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他母亲的事已经过去了,他再纠结于过往,也没有意思。

秦寂言是个行动派,当天晚上子车来汇报进展时,他就说了将暗风剑拿出来,把那些真正忠于暗风楼的杀手招来。

可是,子车却没有立刻应下,而是劝说道:“皇上,那些人退隐多年,实力早就不如当年。而且就算把人招来,也不知多少是真心,多少是假意。把他们招来实在太冒险了,还请圣上三思。”

他一直在想要如何安排风遥。凤家有凤于谦在,风遥就不可能再领兵权,之前他想过让风遥掌锦衣卫,可还是觉得不够,锦衣卫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机制,风遥在锦衣卫也发挥不出多大的价值。

顾千城忙丢开水,抱起铜盆吐了出来,“呕……”

“你当时回了京城?还呆了几天?”秦殿下抓重点,怒火升起。

能在朝堂上立足的人,都不是什么笨蛋。太上皇这个时候病重,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谁也不相信,只是没有人敢说出来。

面对朝臣的强烈反对,秦寂言这一次没有漠视,而是从龙撵里走了出来,“朕先为人子,才是人君。诸位大臣亦是为人子,为人父之人。你们在劝说朕时,可又想过换作是你们,你们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祖父病危,而不做任何努力吗?”

顾千城虚挥了一下手中的刀,后退一步,在对方反应过来前,一脸欢喜的大喊:“祖父,你终于来了!”

“我真是蠢毙了!”顾千城懊恼地一拍脑门,瞬间发现,她看风遥,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正上午,顾千城又累又渴,全身都酸痛得不行,正好奇别院的人,怎么没有出来找自己,就看到……

她要杀了风遥!

摄政王轻轻点头,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给太后身旁的女官做了个手势。

“他们因我而死。”顾千城闭上眼,将眼中的泪水眨回。

“嗯,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凤于谦带兵来了,很快就会收回江南。”江南的情况让秦寂言十分忧心,可也仅仅是忧心,并不是解决不了。

“他们都不会有事,别担心。”秦寂言握住顾千城的手,十分坚定,顾千城却又一次的挣开,“他们现在不会有事,可我一离开景园他们就会有事。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把我带出去,而是把焦向笛和我三叔他们带走。”

他放心不下顾千城。

“倪月,别惹朕,你该知道,朕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你隐瞒能培养药人的消息,朕就已经很不高兴了。”要不是龙宝还需要倪月,他早就将倪月千刀万剐了。

“除了后位,其他的都可以。”秦寂言仍旧坚定的不肯立后,哪怕倪月只要一个名份也不行。

“好嘛,好嘛,我知道错了。下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一定第一时间找你。”前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秦寂言好看的顾千城,见秦寂言真的生气,立刻服软了。

圣后心中最后一丝希望,被灰衣人这话掐断了。

简直是可笑。

仵作这句话喊的很大声,不仅仅是秦寂言等人,就是西胡与北齐的死士也听到了。西胡死士当即大声道:“全力以赴,杀死风遥。”

“官府?官府要是有用,我们早就被剿了,之前那什么平西郡王不是带兵到处剿匪吗?那倒是剿了不少匪徒,可像咱们这种能窝在山里的,他们连根毛都看不到,怎么剿?”

小雪貂压根没有功夫理会顾千城,小眼睛被金珠吸引了,好多,好多玩具呀!

它的玩具。

小雪貂精神十足,忙得不亦乐呼,直到秦寂言带着人过来,它还在努力寻找一颗合心的金珠,不对,应该是一个合心的玩具。

“你们找到了金珠?”秦寂言一进来,就看到满地金珠,时不时还飞出一两颗。

“就这么走出来了?”直到走出宫殿,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这也太简单了!

“千,千城。”顾三叔吓得脸色发白,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怕在顾千城面前丢人,顾三叔肯定要吓得尖叫。

“千城姐姐,你没事就好了。你不知道,我和承欢听到你一个人离家,担心得不行,就怕姐姐你一个人在外面受了委屈,或者遇到坏人了。我和承欢都不敢想象。姐姐要是出了什么,我们该怎么办……”顾承意说着说着,都快要哭出来了……

作为皇太孙,他有资格不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不是吗?

哪怕手下的人每天汇报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的,景炎仍旧不厌其烦,每天都问一句。

“走吧,我们去用膳。”景炎君子的摆出一个请的姿势,示意顾千城先走。

而在乌于稚被生擒后,单增的人马投鼠忌器,不敢再对凤家军猛攻,可又不敢离开,只能和凤家将在战场上僵持……

秦殿下不敢多说,乖乖认错,同时奉上温水一杯,“来,喝口水润润嗓子。”

“殿下,我们这是去哪?”懒懒的靠在秦寂言怀里,顾千城的声音还有刚醒来的迷糊与慵懒,挺好听的,至少秦殿下这么觉得。

不过,她很快就缓过来了,“早点离开也好,漠北这块地方实在不适合住人,在这里呆久了,人都会扭曲。”

“生什么气?你不会以为,我会因为武家的事而跟你怄气吧?”她有这么蠢吗?为了一个算计过她的外人,跑去跟秦殿下置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孙妈妈松了口气,随即脸色一变:“大小姐,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这个时候吉时都过了,你怎么,怎么在这?你的嫁服呢?大小姐,是不是夫人,夫人为难你了?”

孙妈妈连珠带炮的问道,不等顾千城回答,又说要冲出去找老太爷给顾千城做主。

当然,这一切封似锦做得不着痕迹,至少不会让钦差太明显的感觉出,他被人控制了。

封老爷子挑眉:“你就不解释两句?”

封似锦不承认自己起了坏心思,他只是有礼貌不打搅别人说话。封似锦很有“风度”的退了出去……

她也不想打断老爷子的,可是……

她从这些人的眼睛中看到了疯狂,看到了暴虐,唯独没有看到希望与感激。她们的人格近乎扭曲,顾千城不敢保证这些人心中还有善念。

“这是傻了吗?”秦寂言晃了晃神,顾千城回过神,白了他一眼,脸微红,“以后不许对别人这么笑。”

暗卫从地下的泥土中,挖出一颗鸡蛋般大小的透明白卵。那白卵透明晶亮,水嘟嘟的,好似轻轻一戳就能碰出水来。

现在,少要药王谷的银子,就是要得罪能到分银子的人,这种事顾千城是不会做的,至于旁人会不会做,那就与她无关了。

怕顾千城不当真,封似锦又再次重复一遍:“千城,你答应我,一定要等我三年后回来。”

“我……”不能保证。

秦寂言在言倾走后,将未完成的工作打包起来,准备带回去看,至于桌上的木盒?

“秦寂言一定是故意的。”景炎气得真想骂娘。

天太黑,水太深,子车怕人贩者追过来,也不敢一直冒头,实在憋不住才冒上来喘口气,然后继续潜进水里,拖着老管家往前游。

君亦安虽然有心脱离父辈的生活,只想隐姓埋名的过日子,可她愿意这么干,也要看旁人乐不乐意,容不容许。

“我的就是你的,有什么关系。”秦寂言不假思索的说道,而这句话就是他的心声……

映在窗子上的影子却依旧是交叠在一起,秦寂言眼中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可怜顾千城没有发现……

“我?我暂时没有嫁人的打算,我和老太爷把话说清楚了,老太爷退了一步,短时间内应该是安全了。”至于能安全多久,顾千城也不敢保证。

“朕的皇后顾千城,前些日子在长生门做客,朕特意来接她回家。”既然是先礼后兵,秦寂言自不会在没有问出活火山的位置前,与圣后撕破脸。

秦寂言根本不屑和这种人计较,可有些人却不知好歹,在有心人士的煽动下,以为秦寂言怕了,或者欣赏他们的志气,一个个叫嚣的更凶,甚至冲开了官差,想要拦住秦寂言的去路。

秦寂言当然不想让顾千城走,只是……

“封大人年少高才,本宫身边正缺封大人你这样的人才,此战还需要封大人帮本宫出谋划策。”一句话,便把封似锦留在战场上,不到战争结束,秦寂言绝不会放封似锦提前回京城。

“从那俱风干的干尸来看,凶手并没有将尸体切开,尸体虽然扭曲成球状,可仍旧是完整的。”顾千城手指沾水,在茶几上画了一个坛子的状形,摩挲着下巴,思索各种能把尸体放进去的可能。

“小神女像似乎没有什么不对?”顾千城翻来复去,也没有看出异样,心中暗道:不会是她意志力太强,轻易催眠不了吧?

秦寂言提气,朝墓园奔去……

此次前来的大臣,都是朝中重臣,把这些人摆平了,立顾千城为后的事也就成了一半了!

几位大臣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谁来,转头看到封大人走出来,忙不迭的上前问道:“封大人,你可知皇上有意立谁为后?”

皇上是很忙,可也没有忙到没他不行的地步。真要狠下心来,抽两三个月的时间,还是可以的。

秦寂言一出京城,就与子车的人接上了头,得知顾千城一行人的线路,还有此刻的落脚点后,秦寂言就快马加鞭赶了过去。

秦寂言暗道不好,立刻寻来锦衣卫,让他们去查顾千城一行人的下落。锦衣卫花了一天的时间,查出一个什么也没有的消息。

“不知?”这下麻烦了。

顾千城走得极慢,子车已经尽量放缓步子,可每走两天步还是要停下来等顾千城,子车知道顾千城现在身体很弱,也不催促,就这么慢慢的走着。

顾千城细节一一描述检验完毕,甚至连脚指甲都没有放过,然后才开始准备解剖。

对不起,她是法医,不是外科医生。不需要精确到画线的地步,她只要不伤及器官,保持尸首完整就好了。

蟒蛇紧紧缠在雪貂身上,雪貂的牙咬住了蛇的七寸,血早已冻住,并没有什么异味。

秦寂言和顾千城没有吭声,他们两静静的站在一旁,他们知道小雪貂不是凡物,却不想小东西完全拥有三岁孩子的智商。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不要挤,一个个来。”

轰……封似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爆炸声掩盖了,什么也听不到。

官差的话,引来百姓的注意,有人指着封似锦大喊:“封大人?是封公子,封家大公子。”

众生皆平等,不过是美好的愿望罢了。现在没有实现,将来也一定不会实现。

顾千城说着说着就笑了出来。

没办法,顾夫人现在可不敢犯半点错,昨晚的事虽然平息了下来,可顾夫人却知,顾老夫对她心存芥蒂。

顾千城语气轻柔自然,完全没有告状的意思,可顾国公与顾夫人自己心虚,两人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

为表现自己的善良得体,顾夫人强压下心口翻涌的气血,当着顾国公的面,对下人说道:“把库房里上好的摆件都挑一挑,送到大小姐院子,让大小姐亲自挑选合意的。还有年前娘娘赐的料子,选大小姐喜欢的花色,不拘数量,全都送到针线房,让针线房的人,给大小姐多做几身衣裳。”

须臾间,顾老太爷心中的郁郁消散不少,见到下人进来,顾老太爷大手一手,让下人把顾千城扶起来:“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大小姐跪在地上嘛,快把大小姐扶起来。”

终于逃过了一劫!

伤筋动骨一百天,顾千城这也是伤到了筋骨,她足足在小院休养了三个月,把腿伤完完全全的养好。

江南驻军这些人,别说连着打上三天三夜,就是日夜颠倒作战,他们都无法不适应。

“我相信你能办到。”景炎加重力道拍了颜将军一下,才走开。

顾千城知道秦寂言不想她背负太多,可有些事不是她装作不知就不会存在。秦寂言会丢下大军与她脱不了干系,哪怕做决定的人是秦寂言,可她也不能说一点责任都没有。

“没有找到人,你们回来做什么?”没找到人还敢来打扰他的好事,简直是活腻了。

不,不应该说不想起来,而是他们在准备起来时,突然听到老皇帝说:“你们怎么都跪在这里?怎么回事?”

“殿下幼年丧母,臣妾身为殿下的皇奶奶,没有教导好殿下,以至让殿下犯错,臣妾有罪,请皇上责罚。”皇后一脸淡漠的请罪,丝毫不在意皇上会如何处罚她。

像皇后和几位年纪过大的老臣,真要跪满四个时辰,回去可能要直接丧事。到时候,史官肯定要狠狠的给老皇帝记上一笔——昏庸,残暴!

这个时候,五皇子就不得不承认,逍遥确实是一个聪明人,居然先一步为他想好了对策,让他得已在老皇帝的逼问下脱身。

五皇子有苦难言,带着大批御林军来到贡院外,可等他赶到贡院外时,贡院外早已没有人,数千名学子一哄而散,要不是地上散乱了几片纸张,几乎没有人知道前一刻,这里坐满了人。

如果经过种种查证,确实是秦寂言杀死灵鸟,老皇帝就算看在先太子的面子上,放过秦寂言,心里也会厌恶秦寂言。

可五皇子不同,他年纪小本身又得宠,心里哪能平衡,强压下心中的嫉妒,五皇子上前,亲昵的依在老皇帝脚边。

秦寂言明白老皇帝的意思,更明白老皇帝不想让封大人和焦大人心里不舒服,所以他需要一个人来做恶人,将他的心里话说出来。

老皇帝没有与任何大臣商量,直接在早朝宣布,立秦寂言为皇太孙,并将虎符交给秦寂言,命秦寂言出征讨伐谋逆的赵王!

顾二爷说到伤心处,嚎啕大哭,伤心至极。顾老夫人亦忍不住抹眼泪,用力拉扯顾二爷,“老二你起来,你起来,男子汉大丈夫,动不动就哭求,你的骨气呢?”

他的父亲,就死于兽口!

他相信,凭他的本事要从虎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并不是太难的事。

“嗯。”这一点秦寂言怎么不知。

幸亏时间紧张,再加上舍不得毁掉那些弓,他们只是将机关破坏,并没有将弓箭毁掉,折回去后只要略作调整就能再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