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可追

猫九九啊-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678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1章:禁苍天

猫九九啊 36782

“噗嗤!”

宇文家虽说只有他一个,但他不是没有根基的人,他要出了事,军中的人七成以上会卖他面子,三成以上的人会倾全家之力保他。可你却是不同,你真正是无根无在基的人,真要出了什么事,谁也不会倾全家之力去保你。”

告状很重要,可孙思行的安全更重要,最主要孙思行的行踪也一定要隐匿起来,绝不能让人发现孙思行在凤府。

“你现在才考虑这个问题,会不会太迟了。”凤轻尘没好看的白了符临一眼。

孙思行却一直守在凤轻尘的房间,每隔一刻钟,就替凤轻尘量一次体温,查看凤轻尘的情况,蓝九卿根本没办法不惊动任何人进去。

慢性中毒,毒素不明。

宇文元化三人眼中的震惊取悦了凤轻尘。

“原来是九皇叔救了你,难怪了,放眼东陵王朝,除了皇上外,也只有九皇叔能救你了,我之前也想过找九皇叔,不过没有见到人。”

1;148471591054062这手法怎么就这么的熟悉呢?

头儿一听立马命人带火把进去,屋内亮堂堂的,只是一间寻常书房,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蓝九卿半点不心虚,冷冷地点头:“三王爷果然聪明,既知我是为何而来,就请三王爷多多配合,三王爷应该明白,我就是一个粗人。”

南陵锦凡就好像凭空消失一样,“海盗”们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南陵锦凡的1;148471591054062人或者尸体。和南陵锦凡一同消失的,还有几个夜城高手。

凌晨时分,战斗结束。不肯投降的人全部死了,而投降的人则被安排上了船,有清水和食物享用,还有一套干净的布衣。

王锦凌怒极反笑:“既然你们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那就别要了。”

“怎么突然就降温了。”她知道有早晚温差大的地方,可没见过前半夜与后半夜,还能相差这么大的。

这三个字如同魔咒,一直僵立在原地的下人,立马动了起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将膳食摆了上来,不过是个眨眼间,人就不见了。

云潇和王七,正准备和学院的大夫一同过去,刚走两步就有伤兵送过来……

“锦凌,时侯不早了,轻尘得回去了,无论你最后做什么决定,轻尘都支持。”

凤轻尘看了一眼,只觉得眼前一花,脑子有些昏沉:“这花……”不对劲。

“是该论江湖礼节。暄宫主身份不凡,要论师门之礼,暄宫主日后还如何处事。”

众女不解,一个个看看凤轻尘,又看看西陵长公主:谁来给她们解个惑,九皇叔到底行不行呀1;148471591054062?

蓝九卿动了动,捂着自己受伤的心口处,一枚沾血的箭头,正卡在心口处。

面对店小二正面的挑衅,叫镜月的女子那张脸似乎要烧起来,宝蓝色长衫的男子倒还算理智,只静静地站在那里,似在等凤轻尘将对子对出来,又似在想这对子要如何对。

宝蓝长衫男子朝凤轻尘歉意的一笑,那女子却傲慢的别过脸,凤轻尘也不在意,笑了笑转身,她不想生事,也不想与这两人结交。

“凤大夫,我敢以人头担保,我云家的药绝对不会有问题。”云家四叔云海是负责东陵商务的,云家在东陵的药铺出了这样的事情,他难辞其咎,而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这一次特别的严重,云海整个人都老了数十岁。

“好,既然文杭这么说,凤姐姐就试一试。”

“可以,只要你有这个胆子。”多好的机会,她正好借此机会为解剖术正名。

当然,凤轻尘对郭保济的毒术更感兴趣,要是思行会的话,以后也多了个自保的手段。

凤轻尘看看九皇叔,又看看王锦凌,可惜这两人都是高手,凤轻尘什么都看不出来,也不好多问,只好站在一边当木桩子。

东陵王朝不会让一个没用的男人当皇帝!

新年装扮不能太过简洁,这梅花钗也就派不上用场了,凤轻尘虽然觉得可惜,但还是将发钗收了起来,准备以后再用。

凤轻尘让下人把南陵锦行请到屋内,却不想看到一个她不见的人。

凤轻尘没理理会南陵锦行,看到看向他身后的女子:“苏柔姑娘?”

她是有主的人,勾引有夫之夫是不道德的,咳咳……奸夫也是夫。

不打自招。

三十六天罡也被这一幕给刺激了,一个个青筋凸起,双眼通红,可偏偏碍于弓箭手在,他们不敢妄动。

“这些年六长老鬼鬼祟祟的,族中就属他和外界联系最频繁,他的孙女儿也跟了一个外人,而且还在事发之前离开了,你们说这事是不是六长老干的?”四长老小心地提出自己的怀疑,三长老点头附和,大长老却摇头:“不会,老六虽然擅钻营,但什么不能做,他很明白。”

他会把所有的账,都算到洛王头上。

不管发何,没有坏消息就是好消息。

蓝景阳气色很不错,看样子这段时间没怎么吃苦,只是手上和脚下带了铁链,凤轻尘开口叫了一句:“景阳先生。”

四目相对,谁也不让谁,明明两人还抱在一起,可却没有一点暧昧的气氛,完全是一副要把对方吞进肚子的气势。

豆豆那叫一个激动呀,那叫一个兴奋呀,双脸红扑扑的,要不是在坐在马背上,他肯定得意地直转圈圈。

被皇上砸的一头是血,却哼都不哼一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凤轻尘是铁打的。

“呜……”南陵锦凡面露痛苦之色,副将和虎卫营的人连忙大喊:“殿下!”

骏马在黑夜,一路疾行,风驰电掣,凤轻尘根本看不清路,也不知道方向,为免被旁边的树枝刮伤,凤轻尘只能将头埋在九皇叔的怀里。

天太黑,再加上老者的眼神,也相当的隐秘,凤轻尘到是没有发现,不过和老者一起走,心里倒是有几分紧张。

所以,她活下来了!

“九弟,神机营的事,你要怎么跟朕解释,九城各国每天闹得不消停,严重影响东陵与各国各城邦交。”这不是皇上第一问,可这却是最严重的一次,因为九城、玄月宫给皇上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臣弟也是按规矩办事,神机营主情报和刺杀。另外,本王去年险些死在外面,至今还未找到凶手,任何人都有可能。”九皇叔相当无耻,再次提起这件事。

“清理门户?你是我玄情阁的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说清理门户,我敬你是蓝氏后人,叫你一声主子,别以为我怕了你。”看蓝九卿直接杀进来,玄情也知道1;148471591054062双方撕破脸了,也懒得说好话。

“于皇家宗到而言,这并不算什么。”于凤离嫡女而言这样的生辰宴实在寒碜,别说山东上下齐贺,就是九州齐贺凤轻尘也当得起。

“九皇叔,东陵的女子实在无趣,小王想要见识一下,那个让您这般人物也神魂颠倒的凤轻尘,不知可否?”

“苏绾,肠痈之症,这病得还真是时候。”凤轻尘玩味的叫着,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依孙正道的1;148471591054062医术,要缓解腹痛根本不成问题,她可是知道孙正道那一双金针术的厉害,如此看来,孙正道十有八九是故意的,故意提出根治之法,故意说东陵国只有她可以办到。

“不行,你是姑娘家,不能让你看。”豆豆誓死保卫自己的贞洁,左岸也很不赞同,酷酷的说道:“男女有别。”

开玩笑,让凤轻尘看豆豆那玩样,回头九皇叔还不得把豆豆阉了。

“不看,我怎么医呀。”凤轻尘也很无力。

她当然明白那种地方,不能乱看,可是……可是,她是大夫呀,她不看怎么下药。

凤轻尘1;148471591054062是不想王锦凌担心,可王锦凌又不笨,他怎么会不知凤轻尘的心思,即使凤轻尘不说,他也能想到那一幕有多么惊险。

白发驼背老头被九皇叔这么一吓,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公子恕罪,小的只是按殿下的吩咐办事,殿下说公子不喜与美人亲近,不敢安排美人相伴,便用这女儿香赠与公子,好让人相信公子的确是从花舫出去的。”

混蛋小子,远在东陵还不忘消遣他。

不怪她反应这么大,实在是九皇叔身上除了竹香外,就再没有第二种香味,突然闻到这异香,一时不适。

就算凤轻尘会信,他也不想说,这笔账他会找西陵天宇算。

可惜,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默默地朝着尸体停摆的方向鞠了三个躬,表示对死者的尊重,不需要官差领着,凤轻尘自己就找到了她那丫鬟的身体边。

尸体被白布覆盖,只有手背露在外面,手背长出了尸斑,有处小伤口,此时正泛着白,看上去即阴森又恐怖。

凤轻尘的话,是对仵作的一种挑衅,这仵作当然不满了!

“哦,还有什么?”李想的东西绝不简单,九皇叔这是在试探她吗?

凤轻尘躺在床上,半天睡不着,想着被王锦凌半骗半哄走的荷包,凤轻尘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什么人?”凤轻尘并不害怕,要是坏人的话哪里会敲门,再说凤府不比以前,翟东明在这里安排了不少护卫,这凤府,哦不,应该是忠义侯府,这忠义侯府比以前安全多了。

“出什么事了?”凤轻尘一脸迷惑,她知道事情肯定和蓝九卿有关,但具体什么事却不知,看翟东明这个样子,难道是宫里出事了?468为女倾城傲色,为妇媚色无边

佟珏与佟瑶互看了一眼,又摇了摇头,再看凤轻尘,凤轻尘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不过,她今天的工作服有两套,虽已成事实,可九皇叔要拿她当挡箭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九王妃的正服正好被那四个美婢给收了起来,一应配饰都在四大美婢手中。

半真半假才好迷惑人,她穿着九王妃正装进宫,那些人定会认为她是虚张声势,借九王妃正装来告诉世人她与九皇叔的关系。

真正的天生媚骨,只盈盈一立,就能让人失心魄。

“元希先生明知顾问。”凤轻尘抬头,大大方方,已不见娇羞,这倒把东陵子洛和西陵天磊给糊涂了。

“是。”太监立马领命而去。

蓝景阳脸上带笑:“狼主、御尤夫人,还请二位见谅,清歌小姐并没有别的意思,她是担心贵族被人骗,才一时激动说重了些。”

凤轻尘手上带着医用手套,本就滑,蜥蜴人要再动,她根本握不住。

秘道里面的路错综复杂,凤轻尘虽然不是路痴,可走在这种完全一样,看不见尽头的暗道里,别说东南西北了,就连左右都分不清。

凤轻尘又气又恼,手上力道再次加重,却不想九皇叔直接不说话,一口含住她的耳尖,轻咬了起来,凤轻尘吓了一跳,差一点就叫了出来,好在她反应快,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传出了衣服摩擦的声响。

凤轻尘看二人激动的样子,恶作剧的说道:“我什么都没有说,把玉华兰芝还我。”

凤轻尘和九皇叔没有阻止萌宝去皇陵,一是尊重孩子的决定,萌宝虽小可也懂事了,她既然要去皇陵,那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学会自己想办法解决。

“萌宝已经够尊贵了,娇养不是把她养得娇气。而培养她的好品味、好修养、好气度。”凤轻尘不懂如何教养小孩,可她也知道一味的娇养,对孩子并不是好事。

“呼……”凤轻尘吐了口气,昏沉的脑子因着这刺痛,也清醒了起来。

“走就走,世子爷,请……”苏文清走,也要带上翟东明。

人质,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最好用的,只要确定外面的人是九皇叔的兵马,把凤轻尘推出去,定能让对方投鼠忌器。

“怎么了?”

一千人,除少量受伤和防御敌军的,齐刷刷的站稳,朝九皇叔行了个行军:“参见主子。”

同情归同情,佟珏还是很无情转身离去,谁让他不识实务,纠缠她们家小姐。

如果暄少奇用婚约来骗她,那就落了下乘,暄少奇虽说不是什么高门贵子,但玄霄宫也是名门正派,身为少宫主的暄少奇根本不屑用这种手段骗她,而且古代重承诺,这种事他们不会胡乱说,这可是名声尽毁的事情。

这年头嫁人凭的是父母之命,可没有人管你同不同意,她是承认这段婚约,嫁给暄少奇,凤轻尘不敢相像,九皇叔会做出什么事。

这是打发人了,云潇当然明白,只是让他震惊的事,凤轻尘居然医好浩亭的病。

满朝大臣不敢言语,大殿内的气氛分外凝重,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好半天才有一位老臣,颤颤抖抖的走了出来:“陛下,此战我们不能败,既然领兵的将军无能,臣恳请皇上阵前换人。锦凡皇……咳咳,公子擅战,臣拟推荐锦凡公子出战。”

虽说离开了南陵,可并不表示他在南陵没人,南陵朝廷上的动向,锦行第一时间知晓,从千丝万缕的消息中,分析出苏绾可能在南陵的事。

王锦凌唇角轻扬,对展颜道:“他是个聪明的人,他会护你一生。”无关爱情,而是锦行这人太懂得审时度势,也太看得开。

百鬼宫单人实力确实不凡,可面对两万武装精良,带着大量震天雷和火药包前来的水军,百鬼宫也只有挨揍的份。

“九皇叔。”东陵子洛隔着牢门而站,看着九皇叔的背影一脸迷惑。

来而不往非礼也,皇上算计他的女人,他算计皇上的女人也不算什么。

这是一个圈套,一个圈住凤轻尘的套。

据说,鬼将生前乃是一代大将军,死后由于暴戾之气太重,于是阴魂不散,留在人间。

不知怎么回事,她最近特别容易累,也特别嗜睡,九皇叔和暄少奇一说不走,凤轻尘就靠在雪狼睡着了……

鬼兵行动迟缓,在九皇叔等人的努力下,很快就杀出一条血路。

都被半山腰的骚动打破了。

当然,跑的时候,凤轻尘不会忘记放冷枪,就算杀不死鬼王,也要给鬼王制造麻烦不是。

“果然是个通透的。”九皇叔看着礼盒,并没有打开的意思,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