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可追

猫九九啊-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678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1章:通权达变

猫九九啊 36782

谢明曦和同窗好友共坐一席,浅饮了几杯果酒。

江家两个儿媳已吓成了两摊烂泥。

顾山长看了片刻,忽地笑着叹道:“江山代有才人出,此话果然不假。”她棋艺也算精湛,只是,习惯了三思而落子。像六公主谢明曦这般迅速万万做不到。

江家人果然“不负众望”。

砚台上共放了三支笔,一般款式一样大小。

穿着一袭红色衣裙的谢明曦,和萧语晗联袂而来。两人不时低声说笑,看着甚是亲热。

李湘如心中腹诽不已,口中笑道:“到底是血缘至亲。这可不比别的,一刀下去也断不了。”

江老太太本就刻薄,如今江家遭难,两个儿子都被打伤关在牢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将积攒了多年的银子尽数拿了出来打点,也没人敢放江二郎江三郎出大牢。只允了江老太太可以进牢房探视。

丁闯挣扎着想起身,略一动,便头晕目眩,重重摔了回去。

丁主事嘴唇哆嗦了几回,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藩王们这一席,也堪称波涛暗涌。

倒是建文帝,颇为欣赏七皇子盛鸿的宽厚气度,点点头赞道:“如此仁厚,方为皇子气度。”

……

建文帝显然也有些意外,张口问道:“是何事?”

“师父不必为我忧心,我心中有数,自会慢慢收拾他。”李湘如白皙的俏脸染上丝丝红晕,目中异彩连连。

萧语晗:“……”

酒宴散后,四皇子已有了七八分酒意。

“阿钧这几日辗转难眠,着急上火。人都熬瘦了一圈。他让我进宫来问一问娘娘,皇上为何不肯给谢家封爵?是不是皇上对谢家有何不满?”

淮南王府。

什么事能令这一双知己好友反目?

也罢!

在厨房里烧火做饭的两个老嬷嬷,压根没将点翠放在眼底,将淮南王府那点事当笑话一般说了出来。

十日后,她一定会让骄傲自大的楚将军,好好领教蜀兵的厉害!也让军中将领们,都领教她领兵的本事!

方若梦立刻轻声提醒:“颜妹妹,你声音小一点,夫子们就在隔壁进食,可千万别被董夫子听见了。”

……这一场极其惨烈的厮杀,从暗夜杀至天明,直至正午。

周全略一犹豫,压低了声音说道:“几位殿下说,请蜀王殿下进密室,他们有极重要的事要和殿下单独说。”

建文帝一死,建安帝继位。她再无顾忌,将李太后折腾得生不如死。可惜建安帝命不长久,盛鸿登基后,谢明曦也一并出手,将老虔婆救于水火之中。

又过了一炷香时分,杨夫子来了。

几个儿媳中,赵长卿最为年长,又是俞皇后的弟子,格外亲近些。试探着笑道:“顾山长一大早匆匆进宫,莫非是为了七弟妹?”

谢云曦反胃不适的时间,已维持了半月之久。算一算日子,正好是最后一次伺寝时有了喜。她也算耐得住,在察觉身体有异时,硬是等了半个多月才吭声。

顿时惹来众多好奇的目光。

谢明曦笑着应下。

盛鸿厚颜一笑:“山长是明曦的师父,便如我师父一样。孝敬师父,也是应该的。”

若瑶扑哧一声乐了起来。

过了片刻,剩余的三个新生也一一来了,同样都是出身名门的京城贵女。

同是庶出,方若梦对谢明曦顿生亲近之意。

谢明曦略一点头:“趁着此事尚未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彻底掐灭所有苗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齐郎中早点认罪速死,越快越好!”

李湘如虽是女子,倒没什么男女要平等之类的想法。在她看来,男子天生高女子一等。再优秀出众的女子,也得依附男子而活。

主仆两个就此事说笑一番,心情俱都有所好转。

谢钧当面慷慨地应下,转过头来便愁得大把掉头发。

……

李湘如的母亲李夫人优雅万分的走到众人面前,照例“低调”“自谦”一番。

高兴两个字,说得咬牙切齿,一张尚算美艳的脸孔隐隐有些扭曲。

咣当一声脆响!

顾清思忖片刻,命人暗中送信回顾家。

公主府里的动静,自然瞒不过谢明曦。

谢家真正难缠的,是谢明曦。

扶玉比从玉大了两岁,今年十三,生得粗笨壮实,颇有力气。一张黑黝黝的脸蛋平平无奇,离清秀尚差了一截。

连说辞都和前世一模一样。

只可惜,谢明曦丝毫不为所动,也未回视。仿佛根本没看见他的挑衅一般。

“没错!不如拼个鱼死网破……”

谢明曦笑着应下。

六公主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不可如此作想。”

休息调整了一夜过来,四皇子的情绪已恢复冷静——至少表面如此。在见到六公主时,四皇子甚至扯了扯嘴角:“今日御马,我们再一较高下。”

天子一席话,说得漂亮动听,内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众人一想便知。

建文帝也同样喜爱活泼伶俐的小郡主。听闻小郡主在椒房殿,立刻丢下梅妃母女,来了椒房殿。

建文帝随口笑道:“今日是上元节,朝中无大事,朕便早些散了朝。让朝中官员们早些回府,朕也能早些过来。”

谢明曦:“……”

……身为皇祖父的建文帝亲自赐名,好不好的也得使劲夸啊!

“公主殿下,”染墨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穆方冷着脸对盛渲说道:“……梓淇嫁了给你,我们穆家和淮南王府是正经的姻亲。守望相助也是应该的。不过,这等当面打探别人家事的举动,委实不是君子所为。”

莲池书院。

只怕会平白生出事端来。

徐氏将手放在椅把上,忍不住摸了摸。

待日后,你年老色衰之时,盛鸿如死去的建文帝那样左一个右一个地纳年轻貌美的宫妃,那些宫妃一个接一个地生出皇子,领到你这个皇后面前。哀家倒要看看,你要如何做一个好母亲!

他忙于朝堂政事,闲时喜携近臣出宫打猎游玩,踏足后宫少之又少。一个月不过两三回。其中总有一回是去她的琼华宫。

换了是我,有这等正大光明的机会,绝不会大发善心。

一路随行“守护”两人的年轻侍卫,是周全的堂弟周三郎。这等机密要紧之事,盛鸿自要交给心腹。

“我们兄弟,今生再无相见之日。然而,我依然盼着你们在遥远的一方安然活下去。”

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用刀抵着胸膛是什么滋味?

右手酸软后背俱是冷汗的鲁王,张口打圆场:“时候不、早了,今日就、散了吧!”

李湘如满心委屈,花容惨白,目中含泪,躬身赔礼:“殿下息怒。今晚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胡乱张口,令殿下失尽颜面。”

咚咚!

“山长张口自责,才真令我汗颜羞愧,无地自容。请山长万万不可这么说。”

“母亲,我们不能再容谢明曦这样下去了!”

这一局,俞太后避无可避!

隔日,俞太后去慈宁宫给李太皇太后请安。

芷兰再次轻声应下。

顿了顿,又轻声道:“臣妾这点心思,自然瞒不过皇上。”

菜肴美味,红豆米饭软而香甜。连着吃了两碗,顾山长才放了筷子。一抬头,就见俞皇后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顾山长抬眼,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这算是向我解释为何压下替考之事?”

玉乔低声禀报:“启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今日又召俞五小姐进宫了。”

说到这儿,谢明曦冲她颇有深意地笑了一笑:“婉妹妹,你是个心思细腻的聪明人。定然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

“婉儿,你叫哀家一声姑母,哀家有十数个侄女,最欣赏器重最喜欢的便是你。”

俞婉口中恭敬应下,心里不知为何,涌起一阵阵悲凉。

“她是聪明人,自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一方。”太厚颜无耻了!

一众皇子咬牙暗恨。

六公主嘴角微扬,故作淡然:“也没什么。昨日投壶,我赢了几位皇兄,父皇颇为高兴,夸赞了我一番。还应允日后常去寒香宫看望母妃。”

谢明曦充耳不闻,动也没动。

想一雪前耻?

叫你对公主殿下耍流氓!

叫你口出不逊!

此时天色未暗,练功房里还算明亮。

谢明曦张口,轻声问道:“我这般折腾你,你为何不怒?为何对我处处忍让?”

逝去的人已永远地离开。

“如此,就多谢余管事了。”叶秋娘也不矫情推辞,很快道了谢。

没了权势,只能苟延残喘低头祈怜。没了命,就什么都没了。

“这几年,能和你时常见面说话,能得你时时温柔照顾衣食起居,我心中已经毫无遗憾了。”

芷兰霍然站直身子,一直温柔沉静的脸庞也溢满了激动的红潮:“好,你今日既将话说开,我倒要和你说个明白。”

盛鸿显然猜出了汾阳郡王要问什么,随口笑道:“想问什么只管问。”

“这样的话,我只说一回。以后绝不再提。你听也好,不听也罢,都随你。”

中宫皇后要宣凤旨,需用凤印。要执掌六宫,也需有凤印。

谢明曦轻笑一声说道:“你们两个,倒是都胖了些。”

陆迟来了!

陆迟的眉眼间,流露出浓浓的厌恶和憎恨。

一同出现的,还有谢明曦。

盛渲之死,对四皇子的影响极为深远。绝不止断了一臂这么简单。

四皇子竭力装作若无其事,可俊脸怎么也挤不出半分笑容。一想到宁王两个字,心里的怒火便蹭蹭上涌,几乎冲破头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