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娘子来相约

关慕青-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04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4章:雕章琢句

关慕青 97041

这一哭,弘治皇帝更怒。

“本宫就知道你……”朱厚照气咻咻的道:“算我一份呀,我也会讲故事,名字叫至尊天可汗之子西征记。”

挟持着弘治皇帝,在大漠之中的巨大声望,他需一个个的部落的进行走访,和每一个牧民,每一个部族的首领,甚至是老人和孩子去恳谈,去了解他们的心思。

王守仁不善于言辞。

同学们,有一位叫亚中的大作家上传了一部叫《狼域》的作品,作者是一位文学泰斗,故事就不透露了,老虎已经看了,正在向他学习写作方法,这故事讲得是人和狼的故事,非常另类,喜欢的,一定超级喜欢,书荒的同学,去看看,不会失望。“正是!”

细细一想,弘治皇帝竟觉得自己的后襟被冷汗浸湿了。

尤其是方继藩,信誓旦旦的样子。

心里卷起了滔天的怒意。

弘治皇帝冷笑:“他冒充皇帝,难道不是死罪?”

王守仁上去,与首领们会盟。

下手很狠,以至于茶盏直接碎裂,他额上,顿时胀起,整个人晃了晃,咧嘴笑了。

弘治皇帝大怒,可越是怒极攻心,这药的发作越厉害,转瞬之间,便觉得脑袋昏沉,眼皮子抬不起来。

方继藩率大同文武来迎驾。

朱厚照喜滋滋的道:“父皇没有呀,儿臣没什么。”

继藩还是很让人放心的,可以独当一面,不必如太子一般,令自己操心。

这陛下,可能要孤身面对那些各部的首领,至少,禁卫需在数十丈开外,倘若当真有什么问题,那可就糟糕了。

可是,怎么安排,这一场大礼呢。

“他吩咐过了,银子,随时可取。王老爷,您别担心,方才本想报五百万两的,怕将其他的商贾,吓着了,所以……”

方继藩这狗东西,脑残,他就是如此的啊。

“好……好……”萧敬哑口了很久,才发出无奈的声音:“太好看啦。”

邓健敲着铜锣一路嚷嚷,其实邓健是有很多创意的。

此次打包上市,吸引了不少商贾的目光。

来的商贾有不少,虽然此前,铁路的股票连续暴涨。可对于四洋商行,所有人的心思,还是很复杂的。

“小人在,老爷有何吩咐。”

邓健眼睛一瞪,又大吼道:“这宅子里,统统金箔贴面,地上用的是什么鬼瓷砖,老爷踩着会舒服吗?用最好的,要郑记陶瓷行里烧制的,还有……”

他们没见过这个啊。

呀,这么黑的镜子,王学士竟看得见?

一旁的萧敬忙点头。

这个叫邓健的人,王不仕很讨厌他。

这一切,都是息息相关、环环相扣,哪一点出了纰漏,都要出大问题。

“因此,要解决当下最大的问题,是要反太祖高皇帝时期的做法,要让商贾们,安心起来,放心大胆的将自己的财富,曝露而出,要引起一个风尚,唯有如此,才可避免引发可怕的问题。”

不只如此,在朱厚照上奏的奏疏里,竟还请求自己,内帑拨一笔银子,作为商行的启动资金。

弘治皇帝看完了最新的章程,抬头,看了一副乖巧模样的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便连忙抽出了袖里的一本章程,呈到弘治皇帝面前:“父皇看了便知。”

狭路相逢,需要向对方证明,自己并不害怕他们,只有如此,才可和谐相处。

王文玉兴奋无比的道:“正是如此,日月为明,这是我大明万世永昌,坚不可摧的征兆,放在从前的说法,这叫什么?”

通州和保定,修建铁路,贯通京师,这三个点再连接上了运河,而运河可以通过水运,直达山东、南直隶,江南……

大家一拥而上,抢到了座位的人,顿时眉开眼笑,捋着胡须,摇头晃脑,没找到座位的,便如沙丁鱼一般,被人推挤的要窒息,口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偶尔,掺杂几句低声呢喃,天知道他在骂什么。

他豁然而起,发出大吼:“来人,来人,狗东西,给我收拾行囊,我要回京,我现在回京!”

………………

可现在,不是要建蒸汽船队吗,那个叫唐寅的家伙,狮子大开口,都是从内帑拿银子的,这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许多人陷入了沉默。

刘瑾看到了朱厚照和方继藩,便从担架上下来,一瘸一拐的道:“殿下,干爷。”

他又像是喊起了‘茄子’,笑的很纯粹。

不过今日,却有一个特殊的现象。

新政的规划,本就是方继藩顶着巨大的压力,在皇帝的支持之下,筹建而出的。

他一声令下,一个巨大的飞球,便已开始充气。

他抽出了望远镜,望远镜下……是云层。

似乎……也只有刘瑾,既可让他跳,他的身材,又极合适。

他开始念诵了感谢天主之类的话。

站在一旁的教士听到这里,忍不住画了个十字,喃喃念道:“这是被天主所遗弃的魔鬼,愿天主惩罚他们的暴行。”

王细作从这总督的府邸出来时,他手里掂着金币的袋子,可就在此时,突然,钟声响了。

所有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听到罢黜……

女子若被退婚,对女子的伤害是巨大的,现在刘焱请求让侄儿迎娶刘女医,这固然是难消弘治皇帝心头之恨,可是……对刘女医,不无好处。

这其实没毛病,算起来,方继藩叫他一声小梁,都算是抬高了他的辈分,方继藩,辈分可比刘健还要高呢,只是……我方继藩惹不起刘公,还惹不起你梁储,叫你一声小梁,怎么着?

方继藩:“……”

一般人家,若是获得官府的匾额,那就已足够显荣四方八里了。若是皇帝下旨,赐其牌坊或者石坊,这石坊上,定还会有翰林亲自书的文章,称赞其家族,那么……便算是祖坟冒了青烟,在地方上,足以显赫一时了。

这人的际遇啊。

许多人一脸羡慕的看向刘文华。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文华感觉自己虚脱了。

卧槽,这……

“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举人的功名没了,甚至……这永不叙用,就意味着,自己一辈子不允许参加科举,自己…………完了。

病人多,大夫少,递给你一把刀,他就敢把人切了,反正也不担心有人敢登门闹事,治好了,是医术高明,治不好,依着这个时代的病亡率,其实……还是挺靠谱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